手机上阅读

第169章 风水轮流转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正当楼之薇准备发飙的时候,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抬眼看去,正好看到白虹与官差们发生了争执。

    小丫头性子单纯急躁。没两句便跟官差们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“嘿,这小子妨碍公务,先将他缉拿回墨京府衙。再由青天老爷定夺!”

    “对,大家一起上。压下这矮个子。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官差准备一拥而上的时候。江客云忽然厉声喝止了众人。

    “都不许出手!”

    江客云黑着脸阻止了众人,然后快速上前拦住白虹。

    他没有亮出武器,而是赤手空拳的准备接下她的攻击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隐蔽处看着。默默为他点了一根蜡烛。

    她家金刚芭比的拳头连石头都砸得开,岂是随随便便来个阿猫阿狗就能接下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暗自感叹的时候,那个拿折扇的锦衣公子却忽然蹿到两人中间。将两人的动作都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哎。两位何苦这样打打杀杀的,依本公子看,两位还是以和为贵。握手言和如何?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着。还十分风雅的甩了一下扇子。

    只是这扇子却不偏不倚的打到白虹头上。正好将打掉她头上的布帽。

    霎时,青丝散落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白虹尖叫一声。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那折扇公子也是一愣,“……咦。怎么是个姑娘?”

    他虽说得疑惑,但是字里行间却没有半分惊讶,似乎这早已在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楼下众人也发出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个女的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小丫头片子也逛花楼了?真是闻所未闻!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。快去看看那小姑娘长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句,所有的看客都开始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白虹只觉得脑中轰的一空,顿时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她是楼之薇身边的贴身侍女,若是她的身份暴露了,那不就摆明了刚刚跟她一起进来的那人是楼之薇了么。

    这下完了!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慌忙之际,一个没有情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白虹只间眼前一黑,红边云绣的黑裳迎头罩了下来,将她严严实实的遮住。

    然后那人的手按住她的肩头,只是稍稍一用力,就将她带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登徒子!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想被人发现身份,就乖乖呆着别动。”

    江客云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,就像是在审问犯人一样。

    说完也不管她什么反应,直接揽着她挡开围观人群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官府办案!扰乱秩序者,一律羁押!”

    这句话十分有用,冲上来的人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个差役上来请示道:“江捕头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进去搜……唔!”

    江客云话还没有说完,就觉得手臂传来刺痛。

    他闷哼一声,脸色顿时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这个不识好歹女人,居然咬他!

    差役见他面色有异,疑惑道:“怎么了江捕头?”

    江客云快速将怀中人的几个大穴点住,才沉着脸道:“没事,你带人继续搜查,我把这个‘嫌疑人’带下去审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看着江客云“押”着白虹离开,楼之薇身子不由往前动了动。

    只是她才动了点就整个人被往后一带。

    等她在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身在飞燕楼房顶的琉璃瓦上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吧,那家伙故意打掉她的布帽,其心叵测。”七杀淡淡的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都是一丘之貉。”

    现在她被他压在身下,两只手一左一右握住她的手腕,双腿也被压住。

    虽然换了个姿势,但她依旧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次不点我穴,也不拆我刀了?”楼之薇说这句话的时候,几乎每个字都在齿缝间磨了一遍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希望现在嘴里磨着的是他的颈动脉!

    “野猫自然要有牙有爪才好。”

    七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黑衣黑袍在青天白云下格外突兀。

    他眼神深沉,看着她时候却格外认真。

    楼之薇冷笑道:“刚刚那些人要抓的不会就是你吧?你说我要是现在嚎上一嗓子,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?”

    她还不服输的出言威胁,七杀却道:“我们现在这个姿势,若是被那些官差看到了,不知会作何感想?你若是不介意侯府的名声,大可一试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在她唇畔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她正要咬他,他却动作灵敏的躲开,嘴角噙着笑意,仿佛对她这个反应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是真的快要被气炸了,恶狠狠的道:“你以为我会在乎那些所谓的名誉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在乎,可楼震关呢?他早已在朝堂上腹背受敌,若是在这个时候传出些有损名声的言论,那些虎视眈眈的朝臣就会抓住这个机会参他一本。到时候就算官帽保住了,兵权也是必定要被夺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今北牧边境暂时平定,没有了仗打的将军,随时都会被抛弃。

    楼之薇深知功高震主的道理。

    帝王无情,楼震关手上还有兵权在手,只怕卓问天也在等他出纰漏的一天。

    见她不语,七杀将身子压低了些,极具侵略性的男性气息萦绕在她鼻尖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要是把你这个恶贯满盈的大魔头抓到官府,应该能换不少赏钱。”楼之薇朝他甩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彻底贯彻了“打不过对方,就用眼神杀死对方”的自欺欺人原则。

    明明气极却又无可奈何,跟她平日里那种嚣张猖狂的模样一比起来,这模样真是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眼底的笑意又深了些,却没看到楼之薇的手指已经不动声色的勾起了一片琉璃瓦。

    七杀想了片刻,道:“确实能有不少赏钱,不过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拿,还……啧,该死!”

    本来还想戏弄她,却身体力行的感受了一遍什么叫做器满则覆。

    楼之薇两指夹起琉璃瓦,不由分说便向他额头扔过去。

    他迅速侧脸躲开,却让她占得了机会,一个翻身就将他狠狠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宫主大人,您真是太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他的戏弄已经让她满肚子火气,所以在下手的时候一点都没有留情。

    楼之薇霸气的跨坐在他腰上,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,另一只手则亮出短刀抵在他腹部。

    一瞬间,形式翻转。

    “听过什么叫风水轮流转么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