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8章 是我冷落了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几个衙役迅速开始搜查房间,幸好刚刚蕊娘一闹,为二楼的客人争取了不少时间——穿衣服的时间。

    楼之薇懒洋洋的摇着折扇。半点没有慌忙的样子,甚至连眉头都没舍得动一下。

    还是白虹反应快,连忙将她从窗口边拉了回来。顺手锁上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花娘早在第一时间就被她赶了出去,可即使如此。她还是急得原地打转。

    “糟了糟了。就快要搜查到我们这里了,这可怎么办才好!”

    楼之薇揉了揉眼角,无奈道:“没听人家说嘛。他们是来抓捕朝廷要犯的,不是扫黄,咱们乖乖配合就好了。别这么一惊一乍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大小姐。若是让别人知道了你的身份,那、那简直……”

    侯府嫡女在飞燕楼被抓,这样的消息要是传了出去。那真是不要活了。墨京城一人吐一口唾沫都能把她给淹死。

    楼之薇想了想。觉得是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倒不是心疼自己的清誉,对于她这个未嫁先休的弃妇来说。“清誉”这两个字早就在很久之前就跟她说拜拜了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能不为楼震关的名声着想。

    这个便宜爹对她可谓是掏心掏肺的好。

    特别是上次春猎,为了给她出口气。楼震关可以说是把大半个朝野都得罪了。

    如今尚且有兵权在手,那些朝臣不敢拿他怎么样,但是也里里外外将他黑得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楼震关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她。她却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犹豫的片刻,房门外已经响起了急促的拍门声。

    “开门!官差查案!”

    “糟了,他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虹率先冲过去抵住门,然后用求救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听到没有,赶快开门,不然别怪官爷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不消片刻,江客云的声音也在房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不愿意开门,也不答话,只怕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破门。”他还毫不犹豫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白虹在门后听得冷汗都浸出来了,却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楼之薇就淡定多了。

    就在官差们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,门外忽然又多了一个轻佻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呀,几位官爷这是干什么,实在是太粗鲁了,万一吓坏了里面的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一打断的功夫,正好让白虹抓住机会。

    她也想不到什么好的法子,干脆拖着楼之薇将她拉到了屏风后面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先在这里躲一阵,剩下的交给奴婢去处理。”说着就转身跑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很无奈,心道一扇屏风能藏住什么,还不是分分钟被人搜出来。

    明知道官差查房还躲起来,这不摆明了心里有鬼么,到时候十张嘴都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还没有到让一个小丫头去给她顶包的地步。

    想罢,便要张口叫住白虹。

    只是这嘴才刚刚张开,就被一张大掌紧紧按住。

    微凉的五指带着极淡的药草味,还有几分浅浅的清香。

    楼之薇几乎是瞬间明白了身后那人是谁。

    只是还不等她转身发难,就被紧紧贴上来的身子禁锢得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男人独有的灼热气息贴在她耳边,沉声道:“小野猫,几天不见,就寂寞到要跑飞燕楼来寻乐子了,嗯?”

    上扬的尾音带着些戏弄的意味,更多的却是压抑着的危险。

    楼之薇气得不行,心道怎么又是这货。

    几天他个鬼,明明昨天才见过!

    同时她又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以往,七杀每次出现之后都要销声匿迹一阵,怎么最近好像变得频繁了?

    丫的,不会真是看上她了吧?!

    阿弥陀佛,大魔头的兴趣她可消受不起。

    楼之薇双手都被他反剪在身后,嘴也被紧紧捂住,无法,只能用一双含怒的美眸狠狠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几天,确实是我太冷落了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狠狠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楼之薇猝不及防,疼得眼眶都红了一圈,可偏偏被他捂住的嘴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混蛋!

    她企图用眼神威慑他。

    然而事与愿违,被瞪的人一点儿没有被她的眼神恐吓住,反而用牙齿轻轻在她耳垂上磨了磨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仿佛有股电流从背心蹿了上来,脑中空白了一瞬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动作都是在片刻内发生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七杀已经带着她隐匿到了房梁上,而白虹也推开门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转过眼,正好看到门口那个蓝衣锦袍的折扇公子。

    他本来笑嘻嘻的摇着扇子,却在开门的刹那准确的看向她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刹那间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然而只有短短刹那,那个人便把目光收了回去,仿佛刚刚什么都没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我靠,那位兄台你瞎吗?

    没看见本小姐现在被恶人绑架了吗!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,身后的男人极其低哑的嗓音在她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指望那人救你,他可是不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他坚实的胸膛紧紧贴在她背后,滚烫的体温带着有节奏的心跳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这人的体质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明明身体的温度那么高,为什么手却这么凉。

    她眨眨眼,试图用目光询问他:你知道他是什么人?

    不过她确实太高看了七杀的理解能力。

    这货不仅没有理解到她求解惑的眼神,反而还自行想象出了些极其不靠谱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眨巴的眼睛看了半天,忽然在她鬓角边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片刻,暴怒。

    靠!丫有病是吧!

    愤怒的美眸几欲喷火,偏又动弹不得,只能做出些无声的反抗。

    犹如一只炸了毛却发不出声音的小野猫。

    她是气得快炸了,可是七杀的心情却格外的好。

    指腹下传来细腻的触感,这么近的距离看过去,也看不到她脸上半个多余的毛孔。

    七杀看了片刻,忽然起了戏弄的心思,勾了勾唇道:“不是这里?让我想想,莫非……是这里?”

    说着,又在她眼睑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男人唇畔的温度高了许多,只是轻轻落下,也足以让人心神俱乱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一团火迅速蹿了上来,不是羞的,而是怒的!

    这小子,分明是欠削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