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5章 黏上来的牛皮糖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李三福带着楼之薇到了雅间,掌柜没一会儿就将装地契的盒子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云雀楼所有的地契房契商契都在这里了。请查收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这么急着下定论,说不定是个乌龙呢。”楼之薇懒洋洋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掌柜的却一脸惊恐,“大小姐是不想要咱们吗?云雀楼虽比不上墨京的几个大酒楼。但靠着价廉物美,每月也有几千两的盈余。绝不会亏了您的啊!”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本来没有什么表情。但是在听到“几千两盈余”的时候,还是很没有骨气的亮起了眼。

    呸呸呸,富贵不能淫。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!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为了每个月几千两银子的进账就放下自己的底线。

    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

    那个买下酒楼却写她的名字的人。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想着。她便伸手打开了盒子。

    各种契书整齐的躺在里面,她匆匆扫了一眼,便看到了另一个格格不入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块被摔得变形的长命锁。

    “咦?大小姐。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面无表情的拿出长命锁。真有种直接从二楼丢下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跟卓锦书有关的所有东西。连根毛都不想!

    掌柜见她表情微妙,小心翼翼的问:“大小姐可认得这物件?”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道:“自然是认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把这些契书都收好吧。这不过是别人跟我开的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说完顺手就将手上的东西从二楼丢了出去,毫不留恋。

    掌柜愣了。道:“大小姐,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们的大小姐,你们该怎么营业就怎么营业。这云雀楼的大老板依旧是你。”

    她挥了挥手就要打发他离去,结果掌柜却扑通一声给她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啊,云雀楼所有的产业都已经归到了您名下了,岂有说不要就不要的道理?这上上下下好歹也有几十口人,大小姐这是要逼着我们去死啊!”

    他言辞恳切,涕泪俱下,就差冲过来抱着她的大腿哭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的看了眼苍天。

    她这都是造的什么孽!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每月有几千两的盈余吗,难道还养不活十几口人?”

    为什么偏偏要来膈应她呢?为什么一定要互相伤害呢!

    “大小姐当初派人如此高调买下云雀楼,现在若是抛售出去,那便是让云雀楼成为任人鱼肉的存在。若是让赵氏兄妹知道,他们就算是要来拆了云雀楼,我们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啊!”

    楼之薇秀眉紧促,“他们有这么大权力?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父亲是户部侍郎,我们一个没有靠山的小酒楼,怎么敢跟正二品的官员叫板。”

    她听了,转头小声问白虹:“丫头,我老爹是几品?”

    “回大小姐,大将军是从一品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她老爹还是压了赵家一筹,难怪这掌柜非要抱她这条大腿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平时,她勉为其难的手下倒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偏偏是卓锦书!

    她本来心里只是有一点膈应,随着遇到的糟心事越来越多,这种感觉慢慢变成了难以抒发的郁结。

    卓锦书定是早就料到了这一点,存心想膈应死她!

    旧恨又添新仇,这笔账简直算不清了!

    楼之薇拳头渐渐攥紧,道:“当初那人用了多少银两买的?”

    大不了按照银号的利息,全部折现了给他,就当是她自己买了。

    “回大小姐,本钱加上各种手续的费用,一共是五万两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,我救不了你们,我自己都还身处水深火热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掌柜一副快哭的表情,可她也很想哭。

    最近总是诸事不顺,楼某人觉得自己或许该找个香火鼎盛的地方好好拜一拜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,李三福已经端了菜上来。

    饭香往屋子里一跑,楼之薇的脑子就不愿意转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这事改天再说,你们先下去忙吧。”别老在这儿膈应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那小的就先退下了,哦对了大小姐,小的姓李单名一个诚字,以后您直接叫小的名字便好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,李诚才带着人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怎么办,你有五万两吗?我算是看明白了,那李诚根本就是个牛皮糖,想甩还甩不掉。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且看看那渣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来来来,吃饭。”

    两人吃到一半,忽然听到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白虹以为是云雀楼的人又要出什么幺蛾子,正准备起身去打发,却听楼之薇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那人推门进来,穿的是一身简单的粗布衣,二十来岁的年纪,却有一双四十多岁的眼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楼之薇不久前收下的幽冥殿的刺客,五十六。

    他走进来,直接单膝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跟我来这些虚的,我问你,那匹马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“属下既然跟了大小姐,自然有义务保护您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们十八个人全部隐藏在我身边?”

    “一部分扮作寻常百姓或者小厮,一部分依然以暗卫的身份隐匿,这样才稳妥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她可不相信这么缜密的法子是他想出来的,定是有人给他们提点了一番。

    不对,按照那个人的性格,与其说是提点,倒不如说是威胁来得靠谱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点,她也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做纠结,转而问道:“那可曾注意到什么人在马车上动了手脚?”

    “属下无能,并没有注意到谁动过马车,请大小姐责罚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也没想这么容易就能揪出背后黑手。

    再看五十六,又觉得这人刻板的性格实在不讨喜,很需要好好纠正一下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道:“那你去弄两套男装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压根没有问用途,一转眼便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白虹在旁看了,觉得这人真没意思。

    这么没意思的怎么就要来跟她抢小跟班的位置呢,真是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们要男装来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楼之薇欠揍一笑,道:“当然是找乐子去啊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