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4章 为她买下一座酒楼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清容一直将卓君离扶回了房间,确定他没事后才恭恭敬敬的拉上门退下。

    只是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,卓君离平淡的脸上忽然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他神情痛苦的按住头。连呼吸都乱了节奏。

    “该死,偏偏是这个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角落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:“爷,最近好像越来越频繁了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一直在同身体里爆发出的痛苦做抵抗。不消片刻额头上便浸出了汗水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他兀的睁开眼睛。厉声道:“谁让你进来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爷。恕属下直言,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汗水从他的额头滑落,顺着脸庞滴落到地板上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絮乱。却带着一种与往常不同的气势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似乎也很着急,道:“可是您的病不能再拖了,再有三次。只要三次……她现在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啊!”

    “没有我的命令……谁敢动她!”

    卓君离按着太阳穴靠在床边。明明是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,眼神却严厉得渗人。

    隐藏在黑暗中那人沉默了许久,才无奈道: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隐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只是在黑影消失的刹那。从阴影中投出来一个绿色的小瓷瓶。正好落在卓君离的手上。

    他慢慢握紧。又狠狠的将其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瓷瓶顷刻间碎裂,散发出一股醉人的幽香。

    卓君离闭着眼感觉香味弥漫到整个房间。身体中爆发出来的疼痛却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许久,房间里只传出他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……作茧自缚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贤王府里的情况楼之薇自然是不会知道。她打发了车夫先回侯府,自己则是带着白虹在街上溜达。

    等到小丫头实在按耐不住了,问:“大小姐。你真的没受伤吗?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?刚刚不是说要回去睡觉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笑笑。

    这丫头一下子甩出来这么多个问题,要她先回答哪个好?

    想了想,她干脆一个都不答,转身进了家其貌不扬的酒楼。

    白虹抬头看了眼牌匾,眨眨眼,无奈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正午时间,酒楼的生意十分不错,上下楼都坐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见到有客人来了,门口一个小二连忙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,二位姑娘里面请……”

    这店小二的样子看起来没什么特别,就是张口便能看见两颗大金牙闪闪发光,差点闪瞎了楼之薇的一双狗眼。

    他本是热情的迎上来,等看清楚来人,忽然整个人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楼、楼大小姐?!”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这人有些眼熟,却半天想不起究竟是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只是按照她臭名昭著的这个尿性来看,只怕不见得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想罢她无所谓的耸耸肩,笑问:“怎么,不欢迎我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那怎么会,楼大小姐稍等片刻,小的这就去请掌柜的来!”

    说完便急匆匆的跑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向身后的白虹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们是不是在这儿惹过什么祸?”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祸事,只要不让她掏腰包赔钱,那就不是什么大祸。

    名声,是可以洗白的,银子,是绝不能从包包里掏出去的!

    但是白虹开口便让她陷入了绝望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你忘了?你之前把他们这半个店都砸得差不多了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“丫头,趁现在人还没来,我们先撤吧!”

    说完拉着白虹就要往外冲。

    只是人刚转过身,就看到一群人朝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个中年轻男人,看穿着应该就是这里的掌柜,其他人都穿着小二的粗布衣服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里一咯噔:艾玛,慢了一步啊……

    她眼睛溜溜的转了转,决定先下手为强,率先占领道德制高点。

    “诶,诸位有话好说,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,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文化沉淀曾经教导我们,君子动口不动手,打打杀杀的多不好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楼某人嘴里不停的念叨着,企图用“人间处处有真情,人间处处有真爱”来打动他们,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有听她究竟说的什么。

    那个金牙小二率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大恩,我李三福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。

    掌柜的也带着其他几个店小二跪了下来,齐声道:“楼大小姐大恩大德,我等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被拜谢的人眨了眨眼,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凑到白虹耳边,小声道:“丫头,我当时拆他们店的时候,是不是把他们的头也打坏了?他们这种反应让我觉得很猎奇啊!”

    白虹也觉得很无语,小声回答:“大小姐,自从你失忆之后记性就越来越差了,要不奴婢回去给你炖点补脑的东西吧?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这丫头真是翅膀长硬了,居然开始嘲讽起她来了!

    所以,谁能告诉她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两人咬着耳朵,那掌柜的也抬起头道:“多亏了楼大小姐月余前教训了那恶霸,并让人以侯府的名义将酒楼买下,我们如今才能这么安稳的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越发有感激涕零之势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眨了眨眼,满脸懵逼。

    还是白虹看不下去了,小声解释道:“就是咱们之前教训的赵家的那两兄妹,那李三福的金牙还是你让奴婢陪着去镶的呢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楼某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买下你们铺子了?!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她要是有那钱,早就发家致富奔向人生巅峰了,何必跑到金鹏赌坊去坑来一身血债!

    掌柜听了也是疑惑,道:“当天大小姐不就派人来买了地契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地契呢?”

    “您派来的人让小的先把地契收着,改日您来的时候再交给您。小的以为您过几日就会来,没想到一别就是月余……”

    掌柜的说着,就要啪啦啪啦的开始叙旧,楼之薇只觉得额角一跳,连忙掐断了他剩下的话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,那人可还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,不过他将一件东西和地契放在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皱眉想了片刻,道:“给我个雅间,把东西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的这就去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