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3章 演技清纯,毫不做作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毫无防备的被抛下来,还来不及叫痛,就看见高扬的马蹄从她头上落下。

    下一刻就要踏破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薇薇!”

    耳边似乎传来谁的惊呼。但是她没有功夫去关注,迅速躲避。

    马蹄落下来时刚好与她擦身而过,重重踏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抽身退开的刹那。似乎隐约闻到一股极淡的香料味。

    “保护楼大小姐!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是哪个侍卫吼了一声。其他人正待有动作。就看见发狂的马重重到了下去,口吐白沫,抽搐不止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!”

    白虹急匆匆的跑过来。把她上上下下检查了一边,确定没有受伤之后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马是怎么回事,忽然就发疯了?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就有路人三三两两的围过来。指指点点的议论着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墨京城的老百姓真是有一颗永远躁动的心。

    哪里有热闹。哪里就有围观群众。

    永远话不完的家常,永远唠不完的八卦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王府的侍卫终于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摇了摇头。带着白虹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明白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。只有她看到有一截蚀骨钉没入马脖子。转瞬便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遇血化水,是最适合杀手的暗器。

    她不动声色的抬起头看了看周围。果然看到一个鬼祟的身影迅速从人群里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正当她思绪万千的时候,一个轻柔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刚刚真是太惊险了。楼大小姐可有受伤?”

    转头,慕容盼雪不知何时从她的马车上走了下来,担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既非疏离冷漠。又不热情得过分,关心却不失分寸,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着道:“谢郡主关心,我这人皮糙肉厚,没受什么伤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却皱着眉不予认同。

    “从马车上摔下来怎么能没事,姑娘家万一伤了哪儿就不好了,快让君离叫大夫来给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听她说到这里,不远处的卓君离才开口道:“也对,清容,让人去请赵大夫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极淡,仿佛是因为被人提及才想起。

    可那命令般的语气又不给人任何拒绝的余地,好像非要确定了她无事才能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这轻微的矛盾,只有慕容盼雪眼角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动作太快,刹那后便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她身后的清音却怪里怪气的道:“也没看见她摔掉了几两肉,明明是个皮糙肉厚的,装什么柔弱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跟某些弄坏了琴都要哭爹喊娘的人比起来,确实糙了些。”白虹毫不留情的冲她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她早就想教训这个小贱人了,只是之前大小姐不让她说话,才让这她嘚瑟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这次既然主动送上门来,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!

    “奴婢可真得劝大小姐好好学学,毕竟娇滴滴的姑娘才容易招人疼呀,比如上马车的时候劳烦王爷扶一下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,听了这话,清音的脸色骤然变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则是神色诡异的看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丫头,口才渐好啊。”

    白虹小声回应,“哪里,是大小姐教得好。”

    清音却不能忍,反驳道:“你家小姐不过是一个弃妇,如何跟冰清玉洁的郡主相比,简直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“若真是冰清玉洁,就该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清,老往男人身上贴算什么,知道的人道她是弱柳扶风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迫不及待的呢。”

    白虹说罢,还颇有气势的扬了扬鼻子,气场嚣张,差点没把清音气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则是万万没想到,小丫头的口才已经晋升到这么逆天的水准,简直是不开口不知道,一开口吓一跳。

    作为她的灵魂导师,楼某人忽然有一种徒弟快要出师的惆怅感。

    就在白虹明显占据上风的时候,慕容盼雪忽然拉住清音,抱歉道:“还请楼大小姐息怒,是我们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有气无力的声音并没有起到丝毫效果,清音的声音越渐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郡主休要对这种刁妇心软,她就是见你心地善良才这么嚣张的!”

    楼之薇眨眨眼,心道她怎么就嚣张了,她明明这么低调友好。

    想罢,她也礼貌的向慕容盼雪福身道:“郡主多礼了,本是我家丫头不对。”

    丫鬟们拼毒舌,主子们拼圣母,演技清纯,毫不做作。

    两人一来二去,渐渐把之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消磨得无影无踪,只剩下诡异的沉默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清容走上前来,道:“大夫已经请来了,楼大小姐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转闻言转头,看见卓君离神情淡漠,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她粲然一笑,道:“王爷的好意之薇心领了,只是忽然想起来还有些要事要办,就不叨扰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要带着白虹离去。

    卓君离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能比自己的身体重要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人命关天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随意的挥了挥手,便带着白虹急匆匆的去了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那抹翩然的身影便消失在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卓君离广袖下的手紧握成拳,用力得骨节出都泛出一道白痕。

    可是他脸上依旧什么表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半晌,才轻轻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清容过来扶住他,小心翼翼的问:“王爷,您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冷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也走过来,关心道:“外面风大,你身体又不好,还是快些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在清容的搀扶下缓缓往回走。

    只是才走了几步,便听到慕容盼雪温柔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明明是一片好意,楼大小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脚下的动作顿了片刻,并没有多说什么,慢悠悠的进了王府。

    “薇薇,是一个好名字呢。”慕容盼雪轻笑。

    清音上前一步,道:“郡主,走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她并没有动,而是低头看了眼地上死透的马,自言自语道:“怎么就死了呢,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心善,只是这地方太晦气,我们还是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走吧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