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60章 阳春白雪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面对慕容盼雪如此诚挚的邀请,封玉只以一个冷淡的白眼回应。

    “本神医不会弹琴。我是个大夫,又不是街边卖艺的。这些无聊且浪费时间的东西我不会,也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一点不留余地,毒舌得清新脱俗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膈应的心情瞬间开朗了不少。

    很好。她就欣赏娘娘腔这种清纯不做作的人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心里为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骄傲的拇指还没有来得起竖起来,就见慕容盼雪看向她。礼貌道:“那楼大小姐可愿小露一手。让盼雪开开眼界?”

    楼之薇干笑两声。

    “这我还真不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卓君离就让人把琴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这位兄台,你这样赶鸭子上架的行为很不好你知道吗?

    “自然是听……楼大小姐一展琴技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在说这话的时候。看也没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就直勾勾的登着亭外盛开的繁花,声音轻到几乎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楼之薇刚开始只是觉得他有一点奇怪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真不是一点点,是真的很奇怪!

    这弱鸡今天早上不会是吃错药了吧?

    她伸手在琴弦上摸了摸。对他今天的反常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俗话说得好,君子不强人所难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见清音上前一步。不由分说将她怀里的琴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楼大小姐这么为难。那便不要占着了。”

    她夺了琴。也不还给卓君离,而是直接将其放到了慕容盼雪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郡主自小琴技卓绝。不如让郡主为大家小露一手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一惊,连忙站起来。责备道:“清音,你这是干什么。这是君离的凤鸣琴,你没有经过人家的允许就乱动。真是太没规矩了!”

    清音委屈道:“可是,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盼雪若是喜欢就拿去弹吧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依旧是看向亭外,仿佛这里面有什么他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了,清音便开开心心的将琴又放回到了自家主子面前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见推辞不过,只能低声道了句献丑。

    说完,指尖轻触琴弦,流觞般的琴音便渐次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仿佛看到了一片冬雪初融,大地复苏的欣欣向荣之景。

    曲声高亢婉转,优雅脱俗。

    万物知春,和风淡荡,凛然清洁,雪竹琳琅。

    楼之薇摇头晃脑的听着,忽然听得旁边的封玉来了句:“好一首阳春白雪。”

    楼某人恍然大悟,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阳春白雪,曲高和寡!

    难怪她一点都欣赏不来,古人诚不我欺!

    就在她还在心里暗暗感叹的时候,忽然一声粗劣的闷响打断了优美婉转的曲调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忽然惊呼一声,抱着手指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郡主!”

    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清音。

    她急忙跑过去,接过慕容盼雪的手指一看,断裂的琴弦划伤了她的手指上面淋淋的血迹已经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郡主!郡主您怎么了,您没事吧?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卓君离本来木然的听着高雅的曲子,听到动静之后也站了起来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上前,清音便连忙将慕容盼雪的手递了过去,哭道:“王爷!您要为郡主做主啊王爷!”

    她原以为卓君离会轻柔的接住,再心疼的嘘寒问暖一番。

    毕竟郡主这样冰清玉洁的人儿,怎么能不招人疼惜。

    结果卓君离只是上前看了看情况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疼得脸都白了,却强撑着道:“不碍事,只是划破了而已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动声色的收回手,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上前问道:“怎么了,郡主没事吧?”

    结果她还没走上两步,就被清音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不许过来!”

    楼之薇挑挑眉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装蒜!这琴王爷弹的时候都没有事,为何你碰了之后琴弦就断了,肯定是你懂了手脚!”

    “姑娘切莫血口喷人,这口锅我可不背。”

    这躺枪躺得不要太彻底,你家郡主自己不小心把琴弄坏了关她鸟事,怎么什么屎盆子都往她身上扣,真当她是无敌接盘侠了吗?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心中已经开始草泥马奔腾的时候,慕容盼雪颤声道:“清音,不得无礼,是我自己不小心弄坏了凤鸣琴,你怎么能胡乱指责楼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,几乎每一个字都在颤抖,似乎真的疼得不行,但她至始至终也没有说一个疼字。

    清音不服争辩道:“可这琴明明是过了她的手才出的事,她就是嫉妒郡主与王爷天作之合,才不要脸的下黑手的!”

    “清音!住口!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见怎么都拦不住她的嘴,干脆敛起神色,厉声喝止。

    “郡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清音这孩子是让我给惯坏了,楼大小姐千万别往心里去。”慕容盼雪上前两步,颤着身子给她福礼道歉。

    楼之薇连忙扶住她。

    正准备关心上两句,就见慕容盼雪忽然惊叫一声,重重往后面倒去,不偏不倚正好倒在卓君离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皱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眨眨眼,“刚刚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那一瞬太快,她都没注意到自己碰到了她哪儿。

    只是低头看了看手,上面并没有血迹。

    清音却高声叫道:“你明知道郡主手上有伤,为何故意去碰她伤口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卓君离紧紧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看了楼之薇一眼,平淡的双眸里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。

    半晌,才转向封玉。

    “封神医,麻烦你帮盼雪看看。”

    封玉本是一直事不关己的站在最远处,听到他这话,终于走上前来,却不是为慕容盼雪看伤,而是拎着楼之薇的领口,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“本神医堂堂鬼谷医仙,不看这么没有水平的小伤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管楼之薇愿不愿意,拉着她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亭口,他又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本神医好心提醒郡主一句,你的指甲该修一修了,下次别又弄坏了什么东西还往别人身上栽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