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9章 你若膈应,便是晴天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果然,听了这话,封玉的耳朵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可他欲言又止了半天。还是没能说出一句开口留她的话。

    倒是慕容盼雪及时出来打圆场,劝道:“今天大家是来以文会友的,干嘛尽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虽然楼之薇对“以文会友”没有什么兴趣。但是人家台阶都给铺好了,她岂有不下的道理。

    像封玉就很会抓住机会。

    “对。今天就看在朝……什么郡主的份上。本神医就不跟你这个疯女人计较了,过来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颐指气使的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子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呵呵。心里也呵呵。

    这死傲娇。

    只是关于噬心蛊的细节,她确实有些事情要问问封玉,于是当下也不推辞。直接就坐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。娘娘腔。”

    封玉甩给她一个白眼,显然是对这个称呼非常不喜,但却没有明确的禁止她继续乱叫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见他应了。楼之薇拖着小板凳往他那边又挪了挪。小声道:“那什么。你一会儿有空没?”

    这话刚一说完,封玉的眉梢微微上扬。嘴上却冷冰冰的道:“有又如何,没有又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个是似而非的答案让楼之薇听得很不爽。

    有就是有。没有就是没有,卖什么关子!

    这娘娘腔真是不好伺候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儿想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忽然就听见卓君离不冷不热的声音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盼雪不是想听琴吗。想听什么,本王弹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本来在给他斟茶,听了这话,瞬间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“君离可是要用‘凤鸣’给我弹?那可真是难得,这可是你第一次主动要弹琴给我听呢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不置可否,直接挥手让清容去把琴拿来。

    清容连忙进屋去把古琴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刚刚究竟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封玉才不关心什么琴什么曲,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个疯女人说到一半的话究竟是什么!

    居然只把话说一半,存心吊他胃口吗?

    以为这样他就会上当?简直笑话,他才不关心,他只是稍微、有那么一点点好奇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楼之薇挠了挠脸。

    整个亭子安静得可怕,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这么高的关注度,让她后面的话不是很方便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咱们去房间里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拍了拍封玉的肩膀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不大不小,正好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种难以描述的表情,就连一向优雅从容的慕容盼雪都顿住了。

    狭长的美眸欲言又止的看着楼之薇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所有人都看到封玉脸上居然出现了一抹很诡异的红。

    那抹红慢慢从耳根蔓延上来,渐渐的红透了整张脸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你,熟了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胡说八道些什么,老实喝你的茶!”

    说完还重重的把茶盏往她面前一放。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是不知道他这又是抽的什么风,干脆耸耸肩,不再计较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转过去的时候,却看到所有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鄙夷,惊诧,甚至漠然。

    那漠然的自然就是卓君离。

    他神情淡淡的看着她,半晌,忽然转向慕容盼雪,问:“想听什么,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见他是说真的,慕容盼雪撑着头想了一会儿,道:“我想听君离给我奏一曲凤求凰,不知道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卓君离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凤求凰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君离不愿意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拿过他面前的茶盏,将冷掉的茶水倒掉,又再添了新的茶,放回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笑道:“逗你呢,我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曲子,你还是留着弹给心仪的姑娘听吧。”

    “盼雪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慕容盼雪只是笑着,又看向楼之薇,道:“我看楼大小姐倾城绝色,貌美无双,君离若要弹这首曲子,理应弹给她听才是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卓君离调琴的动作僵了僵,才道:“是吗,本王道觉得她适合另一首曲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?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,只是信手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凄凉婉转的曲调如泣如诉,声声啼血。

    所有人犹如置身血流成河的古战场中,埋尸百万的空城中幽魂阵阵,仿佛迎面而来一股灭顶的悲凉!

    忽然琴音一转,霎时间场面恢弘壮阔,百万铁骑踏血而来,收复山河,拯救黎民。

    他们犹如战神,为那座空城带来了崭新的生命。

    一曲毕了,所有人都还沉浸在刚刚那种磅礴的气势之中,只有楼之薇的表情很微妙。

    这首曲子,她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皱皱眉,道:“这是……名曲《沧州泣》?”

    卓君离点点头,“盼雪好耳力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君离觉得这首曲子适合楼大小姐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,楼之薇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卓君离轻咳了两声,答:“黑色,致郁。”

    你若膈应,便是晴天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眨眨眼,一口茶哽在喉咙,吞下去也不是,吐出来也不是,最后竟不慎将自己给呛着了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把这位祖宗给得罪了,怎么今天老是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身旁的封玉先是嫌弃的白了她一眼,然后伸手给她拍背。

    “真是蠢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你是想把自己呛死吗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我……咳咳咳咳!”

    楼之薇咳了半天,好不容易将那口气缓过来。

    抬起头,红彤彤的眼眶含着潋滟的水光,深邃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星光闪耀,衬着白皙的皮肤,竟难得的生出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。

    只是跟她四目相望的那一刹那,便让人忍不住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封玉手上的动作忽然滞了一下,反应过来之后迅速转过头,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可是楼之薇心里那叫一个冤啊!

    自己不过是说了句那曲子不好,这弱鸡竟然记仇记到现在,真是有够小肚鸡肠!

    她无语的看向卓君离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慕容盼雪很不解的问:“君离这话是什么意思,怎么让人听不懂?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,就证明你还正常。”

    见他不愿明说,慕容盼雪干脆看向封玉,道:“神医可有兴趣也弹一首?”

    楼之薇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封玉过了不会就是她了吧?

    可是老天爷并没有帮她开启会弹琴这个金手指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