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8章 本神医懒得理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最后去请封玉的还是清容,原因是卓君离觉得别人去不一定能把他请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就算是清容,要请动这尊大神也费了小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封玉人还没走近。就听到他声音远远传来:“不是昨天才看过吗,怎么今天又犯病了,还让不让人消停了?”

    阴柔纤细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。楼之薇听着,心道这货不会是还没睡醒吧?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。就看见不远处缓缓走来个人。

    一袭及地的银发随意披着。眼中还有几分睡意未消的朦胧,边走还边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见他这副样子,乐了。

    她就说这货怎么一大早就满身火气。原来还有挺大的起床气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,有段时间不见,你这脾气是越发大了呀。”楼之薇笑嘻嘻的打趣他。

    封玉本是副懒懒散散的模样。恍然见到楼之薇。眼中忽然闪过一抹惊喜,但转眼看到不远处的卓君离,脸色瞬间又垮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他重重哼了声。直径走过去坐下。没有同她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明白他这又是抽的什么风。耸耸肩,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却站了起来。礼貌的向他福身道:“慕容盼雪见过封神医,这段日子君离多亏了你照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。封玉只是淡淡应了声,自负傲慢得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或许忍得了,但是她身后的丫鬟却绝对是忍不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!你竟敢这么跟朝阳郡主说话。是觉得自己的脑袋在脖子上呆腻歪了吗?”

    清音厉声喝骂,菱角分明的五官能看出显而易见的怒气。

    封玉却看都没看她一眼,淡淡道:“凭你?想让我脑袋搬家,只怕你还没那个本事!”

    这句话就像是一个无形的巴掌,毫无余地的打在清音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清音被他气得够呛,想也不想,直接抽出腰间软剑就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封玉今天没带青峥白术,没有人保护,战斗力瞬间降成五。

    见她发难,他脸上不但没有流露出半点恐惧,还连看都没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清音自小服侍在慕容盼雪身边,虽不是万人敬仰,但总归是没这么被人甩过脸色。

    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赏了下马威,手上的力道就越发狠了。

    只是剑还没有来得及刺出去,便被人握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姑娘消消气,这娘娘腔从来都是这幅德行,你就放过他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满脸笑容,手下的力道却让清音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娘别跟他一般见识,和气生财嘛。”

    她看起来是在劝说,实际上却没有给清音半点选择的余地。

    那样霸道的腕力,早已让她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封玉意味深长的看了楼之薇一眼,还是把隐匿在手中的银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一刹那,银针上散发出一阵蓝光,显然是淬了毒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命大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见了,严厉道:“清音,还不谢谢楼大小姐救命之恩?”

    “郡主?!”清音显然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摆摆手,道:“郡主这是哪里的话,之薇听不懂。清音姑娘要是能原谅这娘娘腔,便够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却道:“清音跟了我十几年,骄纵惯了,刚刚不小心冒犯了神医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。”封玉懒洋洋的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又端起一盏茶,恭敬道:“我在这里替她赔个不是,请神医大人不记小人过,莫要跟她计较。”

    封玉看她一眼,也不推却,直径端起来就喝了。

    清浅的茶香缓缓浸入肺腑,终于让他的脸色好看了些。

    “好茶。”

    “随手泡的,难登大雅之堂,神医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也坐回去,端起茶碗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茶香入腑,不由让她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她自认是个粗人,高雅的爱好没几个,唯有品茶这一行稍微摸到了点门路。

    虽然慕容盼雪自称是随手一泡,但这君山银针香气逼人,余韵悠长,显然很是费了一番心思。

    如果这都叫登不上大雅之堂,那她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登得上了。

    正想要夸赞几句,便看见慕容盼雪盈盈看着卓君离。

    虽然极力掩饰,但眸中流露出来的情谊还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楼某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噢,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猫腻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些明白门口的侍卫在看到她的时候为何表情这么奇怪。

    只怕是不想让她进来坏了这里两位的好事吧。

    那真是太抬举她了,她只是来找弱鸡走个后门,他们……他们本来也就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楼之薇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忽然觉得这上好的君山银针味道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她放下茶盏,却听到慕容盼雪道:“楼大小姐可能品出这是什么茶?”

    “这个茶……”

    顶好的君山银针,她当然吃得出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端起来又品了一口,目光扫过卓君离。

    正好看到慕容盼雪动作优雅的往他茶盏里添茶,他浅笑着点点头,她也以同样的方式回应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还真是般配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样想着,嘴里就道:“这个……就是茶啊,还能是什么茶?”

    她放下手中的茶盏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真没见识。”

    最先笑出来的是清音。

    连她都知道这茶品种繁多,数不胜数,她倒好,一句“茶”便全给概括了,这楼家的大小姐果然是个名副其实的草包!

    慕容盼雪却敛起神色道:“清音,不得无礼。”

    封玉听了,也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那笑声听着,怎么都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茶叶品种繁多,人家问你的是这是哪一种茶,连君山银针都喝不出来,我看你不仅疯,还很蠢。”

    他投过来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愿再在这个话题上浪费表情,只反问他道:“哎呀,你愿意跟我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本神医那是懒得理你。”

    封玉啐了一声,别过脸不去看她那欠揍的表情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满脸遗憾的道:“我今天本来有些事情要请教神医您呢,既然懒得理我,那我也不在这里蹉跎光阴了,还是早些回家洗洗睡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真的要走。

    其实这段时间她也慢慢摸清了封玉的脾气,外表看起来高傲,实际上别扭得要死,就是个典型的死傲娇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