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1章 还好你没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七杀看着她迅速奔离的背影,低咒一声,转身翻上另一匹马。也紧跟着追去。

    马场很大,即使只借着夜空微弱的星光,也能感觉到周围那种没有边际的广阔。甚至还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。

    如果是白天的话,一定能看到更开阔的场景。

    可是楼之薇却没有时间来欣赏这些。她现在一心都是逃离七杀的掌控。挥鞭子的时候就格外用力。

    跑了好长一阵,等到身后终于看不到那个紧追不舍的身影了,她才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嘁。跟我比马术,当初在队里的那些教官都比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毫不谦虚的标榜了一下自己,顺手又挥了几鞭。

    呼呼的风迎面而来。如果不是在晚上。周围的景色一定会更好。

    发泄了一阵,她觉得郁闷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,人也豁然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有些事情往往就是乐极生悲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挥鞭。就是想等马儿跑累了停下来。再考虑怎么回去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马儿却越跑越快。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楼之薇郁闷了。

    靠,真是人倒霉了喝冷水都塞牙缝。怎么以前骑马从没出事,今天随便挥了几鞭子就让马失控了?

    毕竟她不是马。刚刚为了甩掉七杀,她下手可是一点都没留情。

    要是让她自己来感受一遍,估计她也得失控。

    因为那几鞭子实在是太狠了!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还在想用什么办法能让马停下来的时候。面前景色忽然一变。

    开阔的草地中出现一条小河,漆黑的夜色中看不清河水的深浅,只是从耳边传来的流水声来看,这河的流速必然湍急。

    如果不慎掉下去,肯定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可是马偏偏就往着河的方向跑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里一凛,双手拉住缰绳往后一收!

    “吁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高呼,马儿的前蹄都高高扬了起来,悲亢的嘶鸣声在幽静的夜里显得格外诡异。

    一阵嘶鸣之后,马蹄落下。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以为危机解除的时候,令人难以理解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马蹄落下之后却继续扬蹄狂奔,根本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心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是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就是有人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可这匹马是七杀牵来的,难道是他……

    这个念头出现之后,她也觉得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应该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以七杀的本事,想杀她根本不用这么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就在她陷入疑惑的时候,失控的马儿已经奔到了河边,下一步就是要跳河。

    楼之薇当机立断,扔了缰绳翻身一跳,直接从马背上跃下。

    这样的速度跳下去,最多背上擦破点皮,还不至于要命。

    可是预料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袭来。

    “当心!”

    身后清风掠过,下一秒她就被揽进一个宽阔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背上一暖,腰上传来股不容抗拒的力道,然后迎接她的就是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自己已经落到了马背上。

    不过却不是她之前骑的那一匹。

    只听不远处传来一声“噗通”,那匹发狂的马已经跌进了湍急的河里,转瞬就看不到踪迹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速度计算,她估计自己掉下去也是转眼就被卷走。

    好险呐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做出更多逃出生天的庆幸,就听身后那人道:“该死!你不要命了吗!”

    七杀愤怒的爆喝声在耳后响起,楼之薇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快要被他震破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紧紧箍住她的腰,紧得她差点一口气就要上不来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已经安全,腰上的力道也没有松开半分。

    他胸腔里传来的跳动,急促得让人难以理解,甚至比她这个劫后余生的人还要快上许多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明白,明明是她要死了,他瞎紧张个什么劲。

    真是个不可理喻的神经病。

    “说话!你这个蠢女人,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!”

    七杀吼了半天,却没有得到她一星半点的答复,狂跳的心脏忽然漏了一拍,连忙将她转过来,手忙脚乱的检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伤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放手,别趁机吃我豆腐!”她一掌拍开他不老实的手,严肃警告。

    七杀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,片刻后才道:“你愿意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,刚刚那匹马是不是你下的黑手?”

    “笨女人,你是真蠢还是假蠢,我要是真想让你死,刚刚就不会出手救你!”

    “呸,我刚刚明明是在自救!”某人撑着脖子逞强。

    其实她说得确实不错,刚刚若是让她自己跳马,死是肯定死不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会让她再在床上再多躺几个月罢了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七杀挑眉,“自救?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用你,我一样死不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她说完,头顶上那人就毫无防备的附了下来,狠狠噙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的心还在狂跳,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稍微安心,只有感觉到她真实的存在,真实的温度,才能让他从刚刚那惊险的一幕中缓过来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才放开她,又将她紧紧抱在怀里,自言自语道:“还好没事,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犹如低喃的话语在耳边响起,让她脑中轰的产生了片刻空白。

    这个不可一世的神经病说什么了?

    世上还有能吓到他的事情?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以至于现在已经在崩坏的边缘。

    某个猜测从心底开始萌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这可能吗?

    不不不,不可能,这一定是这个神经病的奸计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扰乱她,戏弄她,然后再慢慢的玩死她。

    这才符合他一贯的行为准则不是吗!

    楼之薇深吸一口气,将心中那些纷乱的心绪全部武力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正待要说话,却感觉到紧贴着的那人身上的气氛霎时间变了,转眼又变得冰冷肃杀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空无一物的草场,忽然冷声道: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话落之后,一个书生般绻雅的声音悠悠传来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真是有手段,让堂堂紫薇宫宫主也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