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50章 最讨厌你这种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她还没骂完,就被霸道的掠去了剩下的话。

    七杀将她抵在门上,疯狂的掠夺着属于她的味道。完全不给任何逃窜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吃痛的低呼,冷眸忽然睁开,里面如火的烈焰逐渐散去。变回了冰冷的寒潭。

    他按着唇角,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弥散。给两人间那灼热的气氛增添了几分血色。

    “真是只烈性的野猫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冷着脸啐了一口。将口中的血腥味都吐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势不两立,你以为我是说着玩的?”

    她丝毫不隐藏自己眼底的锋芒。如果眼神能杀人,她可能已经将他捅穿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面对这迎面而来的敌意,七杀只是冷笑着将唇角的血渍舔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你。越是烈性就越会激发男人的征服欲么?所以。你究竟是在拒绝我,还是在邀请我,嗯?”

    低沉喑哑的声音在耳边荡开。语气中的邪佞让空气也多了一分危险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向前走了半步。将他们的距离缩得更紧。

    两人呼吸间感受到的都是对方的味道。她馨香,而他。冷冽。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。”

    七杀眉梢一挑。

    “讨厌?那你喜欢什么?那个病怏怏的废物,还是今天一直跟着你的那个蠢货?还让他带你去骑马。你信不信我让他从此以后再不能上马,嗯?”

    上扬的尾音暗藏着冰冷的威胁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一惊,随即怒道:“你跟踪我?有病吧。你怎么不去死啊!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今天的一举一动全部在别人的监视之中,她浑身都膈应得难受。

    她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,怎么会遇到这么个蛇精病!

    楼之薇明明是在对自己的隐私权受到侵害表示抗议,可是这种炸毛的态度落到七杀眼里,就成了秘密被人发现的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心情顿时跌倒谷底。

    该死,这个笨女人居然生气了!

    那人明明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,她居然为了那种蠢货跟他生气!

    这个笨女人是傻了还是瞎了?

    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,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猜应该是白虹拿了饭菜回来了,想也不想,张嘴就道:“丫……唔!”

    刚一开口,就被七杀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他怒气冲冲的瞪着她,低声道:“不就是骑马吗,用不着那个蠢货,我现在就带你去!”

    说完,转瞬就带着她消失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两人刚一消失,白虹就屁颠屁颠的端着好酒好菜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今天奴婢让小厨房多弄了几个小菜,庆祝你大病初愈,咱们好好……咦,大小姐?”

    白虹一脸懵逼的在房间里找了一圈,结果除了那两把躺在门边的短刀之外,根本没有看到楼之薇的影子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身体僵硬的躺在七杀怀里。

    她仰着头,正好能够看到头上那片无垠的星空,顿时觉得心里很郁闷。

    这个神经病居然要带她去骑马。

    在黑漆漆的夜色中,伸手不见五指,他居然说要带她去、骑、马!

    为什么神经病人犯病了不好好在家里呆着,一定要出来祸害苍生?

    祸害苍生也就算了,为什么一定要祸害她呢?

    在她的多次抗议都被无视掉之后,他才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七杀将她放下,终于顺手解开了她的穴道。

    重获自由,楼之薇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胖揍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只是拳头还没有来得及伸出去,就听见他冷冷道:“如果你还想被点穴就尽管出手,我不介意抱着你骑马。”

    果然,听了这话,楼之薇半空中的手僵了僵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想了片刻,终于将手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她心里清楚,如果真的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,那自己绝对是被炮灰掉的那个。

    不是长他人志气,只是七杀的实力确实深不可测,再加上他那耍赖的点穴,她根本就是半点胜算都没有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人是个神经病啊!

    一个阴晴不定的神经病,你怎么知道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敌不动,我不动,且看看他究竟要耍什么花招,到时候再好好想办法来治他!

    想通了之后,她终于没有再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见她终于安分了,七杀就带着她到马棚。

    “去挑一匹你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理他,只是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马场竟然连个守卫都没有,还能让他来去自如,只怕是他的地盘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后,她也没有轻举妄动,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七杀见状,索性就给她牵了一匹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匹马性子温顺,用骑这个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把缰绳递到了她手里。

    要是紫薇宫的人看见了,一定能惊得眼珠子都掉出来。

    宫主大人给别人牵马?这可真是世间奇闻!

    可是享受这待遇的楼某人却对此不屑一顾,甚至连个正眼都没有给他。

    几次交锋下来,他也渐渐摸清楚了这野猫的脾性,打趣道:“怎么,想我抱你上去?还是说你就想跟我骑同一匹马?”

    她的温香软玉,他并不排斥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只觉得这人真是无耻到了一种境界。

    打架打不赢他,无耻也比不过他,自己引以为傲的两项绝技都派不上什么用场,楼某人觉得很失落。

    她今天正好也穿的是简便利落的劲装,不同于那些名门闺秀的广袖长裙,利落英气,这样骑马也不会不方便。

    想罢,她直接翻身上马,却依旧没有跟他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楼之薇刚一上马,就狠狠在马背上甩了一鞭子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马儿吃痛嘶鸣,顿时撒开蹄子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七杀见状,皱眉道:“现在是晚上,不要跑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哪里还理会他,巴不得就着这匹马把这个神经病甩掉。

    想着,她转眼又是几鞭子下去,马儿跑得更快。

    “啧,真是不安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