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9章 放开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三人出来的时候已近黄昏,街上的各个铺子都开始挂起了彩灯。

    而莫邪阁正对面的那栋楼更是张灯结彩,灯烛辉煌。更有婀娜多姿的的姑娘站在门口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一眼牌匾,勾唇笑道:“飞燕楼?真是个好名字。丫头,改日我们来这里逛逛可好?”

    小丫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。正好看到一个花娘正在二楼搔首弄姿。小脸顿时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这哪儿是什么好玩的地方,大小姐莫要拿奴婢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张子冀也看了一眼,劝道:“这可不是好人家的姑娘去的地方。大小姐,属下送您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是以为楼之薇不知道这是寻花问柳之地,故而好意提醒。

    可楼某人身为一个老司机。寻花问柳简直可以排入她人生三大追求之中。怎么会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“好姑娘不能去,那子冀可去过?”

    她本来想逗逗他,哪知道这木鱼还真是个不开窍的木头。直接面无表情的将她的调戏扼杀在了摇篮中。

    “属下从不去那种地方。以前不去。以后也不会去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么聊不起劲,楼之薇撇撇嘴。

    算了。还是等下次她自己来吧。

    想罢便拉着白虹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张子冀点点头,转身上马。那动作叫一个利落潇洒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了,一颗心蠢蠢欲动,又道:“诶。子冀,不如把你的宝马借我玩玩儿,换你来坐马车,如何?”

    马车颠来颠去的,还是没有骑马有意思。

    哪知道她刚问完,张子冀就疑惑的看着她,问:“咦,将军什么时候教了大小姐骑马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楼之薇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靠,难道原主本来是不会骑马的?

    也是,身为西苍第一的草包,什么都不会确实更符合她的标准设定。

    可她好歹是侯府的女儿啊,不会骑马也太丢人了吧?

    况且之前春猎的时候她也骑马了,也没有人提出哪里不对啊,难道是哪里弄错了?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天人交战的时候,白虹忽然哼了一声,鄙视的看向张子冀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那么宠大小姐,当然教了她骑马,只是你这个笨木头不知道罢了。”

    张子冀皱皱眉,“我叫张子冀,不叫笨木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木头!”

    白虹不愧是她的脑残粉,她身上所有的不合理她都会自动脑补,然后把它们都变成合理。

    真是没见过比她更贴心的小棉袄了。

    话题被顺利带走,张子冀终于没有再在她为什么会骑马这个问题章做纠结。

    楼之薇感动得热泪盈眶,心道丫头你真是个救场王!

    打了几句哈哈,她正准备钻进马车,就听得张子冀道:“大小姐若是想骑马,属下改天带您去马场练练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快速的点了点头,就把这事儿给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马车上看着一路张灯结彩,她还心心念念她的飞燕楼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看那飞燕楼那么热闹,不如改天我们换身衣服,然后去乐一乐?”

    古代的花楼啊,不去走一朝岂不是对不起她这活了两世的命?

    白虹见她如此贼心不死,无语的道:“大小姐若是想凑热闹,待过些日子皇后娘娘大寿,那才是真的热闹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眨眨眼,“皇后过寿?”

    皇后是卓锦书的生母,也是后宫中权利最高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么说起来,她好像还从未见过那位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之前退婚的事在长乐殿闹得鸡飞狗跳,她都要休了她儿子了,这位神秘的皇后竟然连面都没露一个,也不知道究竟是真的与世无争还是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看来这次,终于有机会见一见她的庐山真面目了。

    白虹见她没有反应,又自言自语的道:“是啊,听说七皇子也会回京呢。”

    不过楼之薇没有注意到这句话,只是问:“丫头,你可知道皇后寿辰是在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奴婢记得,好像是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皇后娘娘的寿辰是下个月初三,届时将军应该会带您一起出席,还请早早准备才是。”张子冀木木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真不知道这位张副将还颇有听人墙角的天赋。

    她笑着应下,也不再提飞燕楼的事,免得被捅到楼震关那里。

    一路回了采薇阁,张子冀告辞离去,白虹也屁颠屁颠的去小厨房拿晚膳去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暗自动了动脚脖子,觉得没什么痛感,应该是好全了,便哼着小曲回了房。

    只是前脚刚跨进房间,立马就有个黑影向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想都没想,直接就去抽腰间的短刀。

    刀刚拔出半寸,手背就被大掌按住,硬是将她还没来得及出窍的刀给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楼之薇大骂一声,另一只手以手成爪扣向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可惜才刚出手,就又被对方抓住。

    他将她双手扣在头顶,笔直的长腿一跨,便挤到她双腿间,让她那双不安分的腿也没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用不了断子绝孙脚,楼之薇也不肯坐以待毙,两腿用力收紧,本是想给他来个背摔,哪想到刚有动作,身上的穴道就被点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点我穴会死吗!有本事堂堂正正的来跟我打一架啊,尽用这些阴招算什么英雄好汉,你这个孬种!”

    楼之薇气结,骂的时候嘴上也根本没有留情。

    只是这模样在七杀来看,不过就是只炸毛的小猫在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他将唇贴在她耳垂边,低沉的磁性笑声就这么毫无预警的钻进了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耳旁传来温热的气息,即使看不到他的脸,她也能想象到这个混蛋此刻脸上的嚣张表情。

    “混蛋!放开我!”

    七杀一只手扣着她的双腕,一只手却轻轻的落到了她的腿下,戏弄道:“真是只口是心非的小野猫。几日不见就这么热情,看来,是十分想我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将她僵在半空中的腿往上抬了抬,正好放在他的腰上。

    楼之薇简直气炸,张口大骂道:“滚!放开我,臭流……唔……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