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8章 树活一张皮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莫凉右手被反剪在身后,左手拼命的在空中舞动,却怎么都打不到身后那人。

    至于张子冀。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边,道:“大小姐你看,属下就说这莫邪阁危险吧。居然还藏了这么凶残的刺客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配上他此时的面部表情,楼之薇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这木鱼。真是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快让这位……这位英雄住手吧,掌柜的伤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江二急得跳脚,又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都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。莫凉的伤肯定早就好了,他们还把她当个瓷娃娃一样护着,能不给憋坏吗。

    瞧她这个活蹦乱跳的样子。精力旺盛着呢。

    “子冀。放开莫掌柜吧,她不过是想跟我切磋切磋,不是刺客。”

    张子冀犹豫。“可是。属下的责任是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。我跟莫掌柜可是过命的交情,铁着呢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楼之薇的再三保证。张子冀终于还是犹豫着放开了莫凉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爆美人的脾气真不是盖的,刚重获自由。她反手就是一鞭子挥了过去,张子冀没有办法,只能又将她制住。并严肃的告诉楼之薇:“大小姐,这个刺客太凶恶了,放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刺客!你放开我,有本事堂堂正正的和我打一架!”

    “我出手从来没有阴招,自然是堂堂正正的在跟你打,怪只怪你自己太弱,还没出招就被擒下了。”张子冀木着脸答。

    莫凉气结,“你!你混蛋!放开我!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的掏了掏耳朵。

    暴脾气的莫凉遇到一块茅坑里的臭石头,只怕也无用武之地了。

    看那两人一时半会儿是闹不消停,她转头看向江二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直紧张的看着那边,生怕一不小心莫凉有个什么闪失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她又不是纸做的,坏不了。就是你管得太严了才把她憋成这样,你说怪谁?”

    江二有些窘迫,只能转移话题道:“大小姐这次来,可是要造什么武器?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知我者,江小二也。”

    “要什么款式,可有图样?”

    楼之薇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纸,递了过去,“我随手画的,大概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她出门前随便勾了几笔,十分具有毕加索派的抽象主义风格,可神奇的是,江二居然看懂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匕首?”

    “不错,看不出你还有抽象艺术的潜质,我很看好你啊骚年!”

    她打算造一把五寸的短匕首,方便携带,也好防身。

    江二当然不会知道她口中的抽象艺术是什么鬼,只是对于铸造这一派的门路,他若认第二,那就没有人敢人第一。

    胡鹤族就是这么逆天的存在。

    见他应下,楼之薇又交代了一些细节,江二点点头,说三天后给她送过去。

    处理好了所有的事情,她看向莫凉那边,发现将人的僵持还在持续,不过概括来说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过程——

    张子冀放开,莫凉转身抽他,他再擒住莫凉,如此反复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一开始莫邪阁的小厮们还会担心的劝上几句,如“掌柜的当心”“侠士别伤了我家掌柜”甚至“我家掌柜是个良民”都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发现莫凉没什么危险之后,也各自散开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们也看得呵欠连连,但是却秉着一种看了开头,一定要有始有终看到结尾的看热闹准则,表示撑着眼皮都要看完。

    以至于有机智的小厮从这里面发现了商机,开始兜售起瓜子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委派白虹去要了一包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就坐在旁边一边嗑瓜子一边看张子冀跟莫凉玩耍,哦不对,是切磋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莫凉打得累了,才喘着气停下来。

    反观张子冀,整个人气定神闲,连呼吸都没乱,就仿佛刚刚去散了个步一样随意。

    “哼,技不如人还要逞能,真是没见过比你更不自量力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瞧不起女人,老娘今天非揍你一顿不可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瞧不起女人,我是瞧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说罢,两人又打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哎,子冀也真是个木鱼脑袋,所谓人争一口气树活一张皮,莫凉不过就是想逞个强,他早点装成不敌败北的样子不就好了吗。”楼之薇嗑着瓜子,点评道。

    白虹却煞有其事的摇了摇头,“他哪是什么木鱼脑袋,他就是一块茅坑里的臭石头,要他认输简直比登天还难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今天咱们要在这儿呆到什么时候。丫头,瓜子没了,再去弄一包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要不我们先回去吧?他那么大个人了,打完了自己知道回去的。咱们跟他又不顺路,干嘛陪他在这里浪费光阴。”

    白虹认真的眨眨眼,明显是一脸嫌弃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于张子冀,她是十分不待见的。

    本来大小姐身边的御用小跟班只有她一个,这个木鱼跑来争什么宠,还有那个江二,如果她再不做出行动,自己的地位可就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当然不知道她此时心里的想法,想了想,还是冲着那边叫了句:“子冀,别闹了,咱们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果然有用,刚一说完,张子冀就闪身过来,恭恭敬敬的站到了楼之薇身后。

    莫凉见了,气道:“你这个缩头乌龟,有种别跑!”

    “哼,无用之人,就知道呈口舌之快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见两个人又要吵起来,楼之薇头痛不已,连忙做和事佬。

    最后又礼貌性的客道了两句,终于带着两人走了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见打完了,一个个也打着呵欠散开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江二皱着眉上前,想看看她有没有什么闪失,但手伸到一半却不敢再往前。

    莫凉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,只是重重一哼,道:“我记住他的名字了,下次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!”

    说完便收回鞭子,愤愤的上了楼。

    江二看着她的背影,半晌,才缓缓收回那只僵在半空中的手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