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5章 我会杀了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就在她思绪急速掠过的时候,七杀又迅速的点了她的穴道。

    楼之薇气急:“靠,又是这招!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?当然是想、干、你!”

    他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危险。楼之薇只觉得背上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,你今天吃错什么药了!”

    见她如此反应,七杀眼神又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哼。这么怕我碰你?可是你这里,这里。还有这里。我都已经碰过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指尖也开始慢慢往下挪动,路过她白皙的脖子。身前的曲线,纤细的腰身,甚至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深吸了几口气。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凶狠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手上有刀。一定会将你剁成肉酱!”

    七杀却忽然狠狠擒住她的下颚,用极度危险的声音道:“杀我?那在这之前,我先替你了结了那病秧子。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舍不得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想不通他今天究竟是怎么了。但是现在的情况很明显的告诉她。他在生气,非常生气。

    难道是……因为卓君离?

    气氛瞬间变得十分诡异。两个人身上的气场各不相让,仿佛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今天究竟是犯了什么病。只知道自己现在受制于人,如果再激怒他的话,只会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强迫自己冷静分析了片刻。她才放缓了声音道:“你今天到底怎么了,有话好说,先解开我的穴道。”

    只是她没有想到,对于已经怒极的七杀来说,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他将目光落在她手上的玉簪上,那一瞬间眼中迸射出来的凶光几乎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楼之薇立刻反应过来,警告道:“你冷静一点,有话好说!”

    只是这话一点作用都没有,他愤怒的躲过她手上的玉簪,怒道:“不过是一根破簪子,就让你这么魂不守舍?!这样的玩意儿在我紫薇宫多得是,改天我让人全都给你搬来!”

    说完就要运气内力将玉簪震断。

    楼之薇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她不愿意看到钱被这样糟蹋,只能选择闭上眼睛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只是等了半天,都没有听到那清脆的断裂声。

    睁开眼,发现七杀表情很复杂,他的手忽而收紧,忽而又放开,却始终没有狠下心来将簪子折断。

    楼之薇缓缓在心里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来爱财之心人皆有之,这个蛇精病也明白这簪子值钱,不能轻易就这么弄断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身上的戾气稍微缓和了一些,楼之薇才抓准机会开口道:“喂,你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?解开我的穴道慢慢说不行吗?”

    她现在正在十分危险的边缘,只要稍微说错一句话,就会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    所以在问的时候,她是再三斟酌过的,可是万万没想到,这句话偏偏就触到了某人的雷点。

    七杀转头的瞪着她,忽然欺身上前,将她压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尼玛!有完没完了,你到底想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干!你!”

    说完又狠狠的擒住她的双唇,毫不留情的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点了穴道,丝毫都动弹不得,偏偏他已经对这样情况有了丰富的经验,早早的就制住了她的下颚。

    是以她除了被动的承受他灭顶的怒火意外,其余的什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浓郁的腥味在口腔中散开,那毫不怜香惜玉的动作已经弄破的她的唇角,给这个危险的吻增添了不少暴虐的味道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味道,让他的动作更加狂暴,嗜血犹如恶魔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的手也开始缓慢移动。

    从她的肩膀缓缓往下,每每经过那柔软的皮肤,都仿佛点燃了一簇火,即使隔着单薄的布料,也足以让人血液沸腾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能眼睁睁的受着,明明气得眼眶都红了,却又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仿佛觅食的孤狼,而她,就是他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我收回之前那句话,我不会阉你。”

    她双目通红,却没有掉下一滴眼泪,而是狠狠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七杀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,抬头看向她,正好撞进那双幽深的眼里。

    “我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每一个字都说得极慢,好像只有那样才能将积郁在胸口的愤怒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那双明亮的眸子里写满了恨意,随着那粼粼的水光,仿佛就要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。

    低头看向身下那人,她身上单薄的寝衣已经被他撕扯开,露出里面藕粉色的肚兜,却根本遮不住她姣好曲线。

    凝脂般的白皙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,独属于她的香气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绝美的景色让他呼吸凝了片刻。

    只是他看到她的美,也看到她的愤怒,愤怒得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七杀眼底的戾气终于渐渐敛去。

    他懊恼的低咒一声,用内力压制住下腹紧绷的冲动之后,才开始为她穿衣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危机解除,脸色也没有稍微好一点,直到他将她穿戴整齐,她脸上的恨意也没有散去分毫。

    甚至从他开始为她穿衣的时候,她就再也没看过他一眼。

    七杀心中暗骂,余光瞟道床上那支被遗忘许久的玉簪,半晌才道:“你若喜欢这些花哨的东西,我叫人搬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依旧没有看他,只是淡淡说了句: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次再见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

    七杀气结,“为了那个病秧子,你竟要做到这种地步?!”

    “为他?”楼之薇冷笑,“你以为我会忘了你刚刚的侮辱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七杀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,他薄唇开合的许久,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次终于意识到了他的危险,这次他只是间歇性发狂,下次会不会直接将她抹了脖子都说不准。

    她果然还是太天真了,紫薇宫在江湖上的行事本就亦正亦邪,他的敌我态度也从不明朗,不过顺手帮过她几次,她居然会对这个大魔头放低警惕,活该现在自讨苦吃!

    楼之薇在心中深刻检讨了自己,嘴上也放下狠话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今天不杀我,下次见面,我也一样不会手下留情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