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4章 她是他的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莫名其妙的眨眨眼,将头上的东西取下,发现是一只顶级冰种墨翠飘花玉簪。

    她不懂这些。可光是看着,也觉等……这玩意儿肯定很贵!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之前她已经自作多情过一次,这次可不想再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撇开身体原因不谈。她承认卓君离的各方面的条件都近乎完美,或者说完全符合她的标准。可是那些不明身份的杀手却能瞬间让他分分钟被扣成负分。

    她不想时时刻刻都把脑袋别在腰带上过日子。太折腾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天人作战的时候,卓君离却忽然弯下腰来,在她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不许随便乱送人。你今天且好好休息。我改日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直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卓君离一路走出采薇阁,直到路经一处没有人的偏僻角落时。才听到传来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爷。您怎么把娘娘给您的玉钗送人了?”

    前面的人脚下一顿,和颜悦色的儒雅之气尽数敛去,只剩下一片漠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。本王做事。什么时候需要经过你的同意?”

    “爷息怒。但属下斗胆,请您千万别忘了我们接近她的初衷。若是动了真心。那我们这么多年的复仇计划可就要功亏一篑了!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来教育我!”

    卓君离没有转过身,所以没人知道他现在究竟是何表情。

    那黑影似乎有些着急。急切道:“爷千万以大局为重啊!”

    他沉默半晌,才抬脚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黑影本来还要再说些什么,却听见他悠悠道:“我明白。她只是我的药。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广袖下的手紧紧攥着一块羊脂玉佩,状如凝脂,白璧无瑕。

    月白色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角落尽头,黑影见他如此,长叹一口气,也跟着消失。

    两个身影渐次离去之后,远处的假山后才走出来一人。

    “药?”

    柳氏的墨绿襦裙略显凌乱,腰带也送散散的系着,从来一丝不苟的发髻更是散落了几根下来。

    “烟儿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就在她走出来后不久,假山后面又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,跟她同样衣衫不整。

    他从后面揽住柳氏的腰,在她耳边吹着热气,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柳氏的思绪被他的毛手毛脚打断,羞恼的锤了锤他的胸膛,娇嗔道:“死人,刚刚还没喂饱你啊?”

    “我家烟儿可是永远也看不够,永远也吃不饱。”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!”

    她声音似嗔若怪,若是现在有哪个下人经过,肯定不会相信端庄高雅的柳氏也会说出这样千娇百媚的话。

    男人咬了咬她的耳垂,问道:“刚刚想什么呢,这么出神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刚刚听到一个有趣的消息,看来那小贱人嚣张不了多久了。”柳氏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个草包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那个草包。这一次,定让她身败名裂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卓君离走了之后,楼之薇用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,她刚刚,好像是被人给非礼了?而且非礼她的那个,好像还是一只战斗力只有负五的弱鸡?

    “这……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‘定情信物’吧?”她拿着那根玉簪,半天才自言自语的道。

    作为定情信物,这玩意儿好像太贵重了些,而且定情信物不都是要双方交换的吗,她可什么都没有给他。

    关键是,她刚刚明明已经拒绝那只弱鸡了啊!

    就在陷入纠结的时候,一个冰冷的声音从房梁上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春心萌动了?”

    七杀从房梁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他今天依旧穿着之前那身简单的黑衣白袍,华贵中带有几分不可抗拒的王者之气,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未知的危险。

    从他说完那句话开始,周围就不停的在积郁着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极冷,仿佛每说一个字都让周围的温度降了好几分。

    楼之薇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之前他每次出现的时候,她都能感觉到他的气息,并且能够加以鄙视,但是这次她真的连一点点的气息都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她想事情想得太投入了?

    不,应该是七杀故意敛了气息。

    之前他想让她知道,所以她能发现,现在他不想,所以她不能发现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她才明白,这个人的实力远远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见楼之薇半天没有反应,他目光又落到了那支冰种墨翠飘花玉簪上,顿时眼中的火光烧得更旺。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问题!该死,你是不是看上他了!”

    他今天极其暴躁。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突如其来的质问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,心道这个人今天又是抽了什么风。

    难道是早上没有睡醒,导致起床气太大?

    她沉默了半天,最后只吐出来一个字:“啊?”

    然而这个字却点燃了七杀心中最后一根火线,空气中仿佛进行了一场无声的爆炸。

    瞬间,他怒意爆棚,二话不说就将她按倒在床上,狠狠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在咬,因为狂暴的动作和传来的疼痛已经让她尝到了浓郁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流……唔,放……放开!”

    可是这句话不但没有起到半点作用,反而让七杀的动作更加狂躁且蛮狠。

    他甚至狠狠的绞住她的舌,不让她又丝毫逃窜的机会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神一狠,就着自己尚好的那只脚,直接一记断子绝孙脚就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七杀反应迅速的握住她的脚踝,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真是只狠心的猫儿。”

    正待他要再吻下来,却见楼之薇猛地抬起手,狠狠的就朝他脸上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他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楼之薇大口喘着气,恶狠狠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七杀侧着脸,伸手扶住下巴极度危险的动了动,转过来道:“怎么,那病秧子不过是亲了你一下,你现在就要开始为他守身如玉了?”

    他缓缓转过头来,那眼神仿佛寒潭,只是一眼便将人拉入刺骨的冰冷之中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楼之薇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他刚刚一直都在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