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0章 盖着棉被纯聊天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知道了卓君离的阴谋……啊不,计策之后,楼之薇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教育小白花的机会。

    上前拿起那根银针。反复看了几遍,忽然敛起神色道:“贤王一向与世无争,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冒犯了公主。要被你这样报复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,我没有!”

    云璃脸上哭得梨花带雨。心里却差点将一口银牙咬碎。

    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。当时卓君离冲过来的时候,她明明已经把针收起来了!

    而且她特制的银针遇血化水,只要扎进人的皮肤。绝不会留下任何痕迹,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大的破绽!

    这一定是有人陷害。

    楼之薇!是她,肯定是她!

    云璃广袖下的拳头攥紧。再抬起脸来的时候。眼中露骨的恨意都化成了悱恻的哀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之薇妹妹一向不喜欢我,可是怎么能用这样的罪名来污蔑,这是要璃儿去死啊!”

    “污蔑?”楼之薇挑挑眉。道。“这话就不对了。你行凶之事在座的都看见了,何来污蔑一说?不如我们让太子殿下来评评理。看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听了楼之薇这话,之前那布衣大夫才知道卓锦书的身份。连忙跪地行礼,大呼冒犯。

    卓锦书只是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,问道:“详细说说这针到底是什么暗器。是否还有其他线索?”

    大夫依旧垂着脸,战战兢兢的道:“回太子殿下,这针就是女子最常用的绣花针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不是什么暗器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还想再问,却忽然被打断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,三弟,算了吧,本王身体无碍,这件事就不要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拉了拉披在肩上的外袍,表示不想再追究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看那根绣花针,嘴角的笑意几乎要溢开。

    这弱鸡的心太黑了,面上做得大度,实际上却是让云璃坐实了罪名。

    他提出不愿彻查,即可让自己安全脱身,又可让整件事更加其扑朔迷离,在外人看来,这就颇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。

    偏偏云璃还不敢站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初衷本来就不纯,说不定现在身上还藏着之前准备暗算她的那根针,所以现在她就算是打落了牙齿也只能和血吞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“谋害贤王”这口大锅已经死死的扣在她头上,摘也摘不下来!

    她不得不再对卓君离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这哪是什么弱鸡,这尼玛根本就是只狐狸。

    论奸诈,连狐狸皇帝都要靠边站!

    摸清了卓君离的路数,楼之薇也要作为一个神队友开始发光发热了。

    强强联合,谱写牛逼未来,开创美好明天!

    坑人,她在行!

    “其实,我也觉得这件事情就此作罢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卓锦书不明所以,“你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殿下,这件事放小了说只是一次恶作剧,要是闹大了那可就是两国间的外交问题,很严重的。我们应该发挥我国的友好邦交政策,保持邻里和睦,不要因为一点点小事破坏两国的友好发展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用着新闻联播里面的语气,一本正经的给他洗脑。

    闻言,卓君离嘴角不可抑制的抽了抽,终于忍住了没笑出来。

    卓锦书却不能这么淡定,怒道:“这怎么可能是小事,那在你看来还有什么事比眼下更为重要?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殿下跟公主的终身大事最重要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你想,这件事如果闹到陛下那里,依照贤王的身份,陛下必会要求彻查。这么一来二去,就算到时还了公主一个清白,东溪的使臣心里怎么想?百姓们的心里又会怎么想?殿下可要知道,流言可畏啊!”

    楼之薇分析得句句在理,头头是道,把卓锦书忽悠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,其实根本就是在胡诌。

    君心难测,她又怎么会知道卓问天会怎么处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,就算真的要查,也会因为证据不足而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最多是让老百姓们多一条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    果然,在她提出这个观点之后,卓锦书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胸膛上下起伏,脸上青红变换,似乎是很认真的在思考这件事的后果。

    云璃却坐不住了,抹着眼泪道:“之薇妹妹为何这么急着下定论,这件事本来就不是我做的,就算是要彻查,我也问心无愧!”

    她说得字正腔圆铿锵有力,准备挽回一点在卓锦书心中的印象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楼之薇眼中的狡黠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既然公主这么自信,不如就让人现场搜身?若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,我就收回刚刚那句话,并且诚恳的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她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早就挖好了大坑等着你,还怕你不往里跳?

    果然此话一出,云璃立马愣在当场,半天才道:“你若有心要陷害我,难免……难免会在搜身的过程中放什么东西,这有失公允!”

    听她终于不再虚情假意的叫她“之薇妹妹”,楼某人心中分外舒坦。

    这个称谓,她已经嫌弃很久了!

    她摊了摊手,继续道:“不要我搜没关系,可以让别人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让清宵淡烟为我搜身。”云璃指向那两个侍女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摆手表示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不成不成,她们是你的侍女,让她们搜身也有失公允。”她转头看向卓锦书,“依我看,这最合适的人选还是太子殿下。一面是敬爱的兄长,一边是爱怜的未婚妻,手心手背都是肉,相信太子一定会秉公处理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听了,脸色霎变,拂袖道:“胡闹!我与璃儿男女有别,如何能搜身?”

    “哎,那就没有办法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摊了摊手,心里已经翻了无数个白眼。

    云璃之前因为受伤,在东宫住过很长一段时间,日夜都跟卓锦书在一起,最后还是卓问天勒令她搬回的东溪别馆。

    这渣男现在来跟她讲男女有别?去他的!

    怎么不说他们俩是纯洁的男女关系,每天晚上只是盖着棉被纯聊天呢?谁信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