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4章 我是妻,你是妾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忘形?只怕忘形的人不是我吧,太子殿下虽然身份尊贵,但也不能将西苍数百年的礼教视作无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都给我住口!”忍无可忍的卓问天愤怒地拍着龙椅上的扶手,锐利的眼睛盯着楼之薇,问:“这就是你的请求?”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一丝寒芒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忽略那一闪而逝的冰冷。继续道:“陛下息怒。臣女只是一介武将之女,自然比不上东溪的公主高贵。况且东溪与西苍联姻本是大喜之事。臣女愿意不遗余力地促成这门婚事。”

    本来都以为她要大闹一场的众人一愣,这又是唱的哪出?

    楼之薇无视众人的惊疑,继续道:“太子要娶云璃公主。我没有意见。可惜太子妃的名册上已经写了我的名字,如果再娶,那恐怕就得委屈公主了。你觉得呢。云璃妹妹?”

    这声“妹妹”。等于在东溪国所有人的脸上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刚刚云璃开口一个妹妹,闭口一个妹妹,叫得不亦乐乎。现在楼之薇就清楚地告诉她:我是正室。你顶多做个小妾。这一声“妹妹”还是留给你吧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想嫁给卓锦书这个渣男。但是她也说过,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在这儿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云歌拍桌而起。怒喝:“我东溪国的长公主怎么可能在一个武将之女之下,西苍这是在挑衅我东溪国威吗?”

    “云歌。不要闹,我相信陛下自有论断。”云璃看起来是在安抚,实际是暗示卓问天要分清楚孰轻孰重。

    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。东溪国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。

    “哎,人越是没有什么,就越是要炫耀什么。”楼之薇表情夸张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虽声音不大,但是现在长乐大殿一片死寂,这个音量已经足够传到每个人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云歌气得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。

    “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挑衅东溪国威,如果东溪国威真的让人不敢冒犯,又何须时时挂在嘴上?”

    “楼、之、薇!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这是在向我东溪宣战吗?!”

    宣战?

    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最后只赏过去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在说什么我当然清楚,但也请云歌皇子搞清楚,西苍是东溪的盟国,不是属国,一次次用东溪来向吾皇施压,是真的当我西苍是好欺负的吗!”

    楼之薇神色忽然一凛,一改之前的懵懂莽撞,声音洪亮严肃,绕梁不绝。

    第五经伦微微挑眉,眼中闪过赞赏之色。

    先让敌人放轻戒心,再不停的诱敌深入,最后一举攻破。

    好深的城府,好利的一张嘴,好一个楼之薇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胡说八道,我、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歌,还不快跪下!”云歌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云璃厉声制止。

    他们太轻敌了。在楼之薇话落的那一刻她就知道,云歌根本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位被称为第一草包的楼大小姐,远没有传言中那么简单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