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9章 弱鸡对伪白莲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是真的被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惹毛了,咔一下按住手上的短刀。

    正准备有所动作,忽然面前白影一闪。

    卓君离?

    她皱眉。这弱鸡在这里凑什么热闹!

    就在那一瞬间,楼之薇觉得心里好像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弱鸡对伪白莲,那弱鸡肯定必败啊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。卓君离已经接住了云璃。

    “多……多谢贤王殿下仗义相救。”

    云璃羞答答的将脸埋在他的臂弯中,没有马上起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看她娇羞的表情。又看了看神色异样的卓君离。心里不知怎么竟起了一种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将这种情绪定义为饿极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弱鸡都这么弱了,还有一颗英雄救美的心,那她还是不要打扰他逞英雄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。楼之薇准备往后退一大步,免得自己的个碍眼的电灯泡。

    只是那一步还没有跨出去,就见卓君离像是被烫到了似的将云璃从怀中推开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动作吧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啊!”云璃尖叫一声。再次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楼之薇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面前那个颀长的身影就冲她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条件反射的接住,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只见卓君离捂着手肘处,表情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“璃儿。没事吧?”卓锦书也觉得有些不对劲。遂问道。“皇兄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卓君离松开手。众人才看见他手肘处有一根明晃晃的银针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这恐怕要问问云璃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虚弱的摇晃了几下,终于在楼之薇的搀扶下站稳身形。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却是极度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傻眼了,云璃暗算贤王?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!

    周围好几间房里的客人都伸出头来打望,也不知道他们究竟看到了多少。

    卓锦书瞬间脸黑如锅底。赶紧叫人将卓君离扶到了房间里,并知会侍卫赶紧去请大夫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乱成一团,楼之薇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她道现在都没有搞清楚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云璃已经被眼前的阵仗给吓呆了,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卓锦书却表示自己耐心耗尽,怒极道:“你为何要暗算皇兄?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责问,云璃脑中的浆糊才算是终于醒活了过来,连声道:“不不不,没有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?那你说这根针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他愤怒的指着桌上的银针。

    云璃连连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这真的不是我干的呀,书哥哥你要为我做主啊!”

    她泪如雨下,可这次却再哭不软卓锦书的心。

    暗算皇室,其心可异!他怎么可能再偏袒她!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……三弟别慌,本王没事。”卓君离终于说了句话。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皇兄可有印象?”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轻轻摇了摇头,道:“本王也不知道,只是在接住云璃公主后,忽然觉得手肘一痛,退开一看才发现了这根绵针。三弟无需着急,或许是个误会,况且本王觉得身体没有什么大碍,这件事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!皇兄你稍等片刻,大夫马上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虽然体弱多病,一般不与人亲近,但在卓锦书印象中,年幼时一直是他护着他,所以心中对他总是多了一份感激。

    屋子里乱成一团,楼之薇心里则顶着一万匹草泥马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小白花究竟是脑子里那根筋抽了,才会想出这么没有水平的“暗算”。

    就她之前的那些手段来看,她的智商应该还没有低到这么让人捉急的地步。

    为何她扎了卓君离一针还给自己落下这么大个把柄?

    这逻辑上说不过去啊。

    “薇薇……”卓君离虚弱的叫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正在专心思考,根本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所谓五色令人目盲,爱情令人智障。难道真是小白花跟卓锦书在一起久了,智力水平明显下降了?

    “薇薇。”

    见她没有反应,卓君离又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拍得我背疼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那我轻点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紧张的在他背上摸了摸,生怕自己一个大力把这弱鸡给拍坏了。

    柔软的指尖慢慢经过脊梁骨的位置,卓君离的呼吸好像乱了一拍,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皇兄?皇兄你没事吧?”卓锦书见他这样,脸色也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殿下,大夫来了!”

    侍卫匆匆赶了回来,身后还跟了一个中年大夫,众人连忙腾出快地方来让大夫看诊。

    “大夫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见他们如此紧张,大夫也不敢怠慢,秉着望闻问切的认真态度,问:“这位公子是被什么利器所伤?凶器可在现场?”

    楼之薇面无表情的指了指桌上的银针。

    大夫拿起来研究了一阵。

    “大夫,这针上可有毒?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他才道:“诸位无须担心,这位公子只是被绣花针扎了一下,并没有中毒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原本乱成一团的屋子里瞬间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是楼之薇反应快,上去拿起绣花针反复看了许久,脸上的疑惑终于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绣花针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看向卓君离,半天才挤出句:“可这针是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被看到的人只是摇摇头,道:“当时情况太突然,本王只是见公主快要跌倒,就顺手扶了一把,至于这针究竟是什么时候钻出来的,本王也没有注意到。”

    当时就他跟楼之薇离云璃最近,加上情况紧急,他顺手扶一把也是没有错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下却是终于明白了那违和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妈个鸡,这卓君离给他们挖了个大坑啊!

    云璃原本应该只是想暗算她,然后激怒她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是她楼之薇无故对云璃发怒,顺利背下个泼妇的恶名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卓君离应该也是看到了她手中的银针,然后顺水推舟,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弱鸡对战伪白莲,弱鸡完胜啊!

    楼之薇不禁要在心里对卓君离竖起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用白莲花的手段整治白莲花,没想到这只弱鸡这么腹黑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