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1章 吻我,越狠越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本是想激他,哪晓得这人已经被她的厚颜无耻给磨炼出来了,并且深深将调戏与反调戏的精髓运用得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是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。就被对方擒住了下巴,然后霸道的掠住双唇,不给她一点点挣扎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放……唔!”

    他机智的制住她的下巴。不让她有咬他的机会,完全是一副吻出了经验的样子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很悲哀。心道这人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冷冰冰却单纯好玩的闷葫芦了。真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。

    只是越来越激烈的动作不容她再有想其他事情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想往后躲,却被他强硬的按住后脑勺。霸道掠夺着所有属于她的味道。

    仿佛胸腔内的空气都要被抽干一般,除了越来越急速的心跳,其他再也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他才终于餍足的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就中了软筋散。现在更是连最后一丝气力都要被他抽干,无力的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七杀及时扶住她的后脑勺,轻轻将她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妈蛋。臭不要脸!登徒子!无耻!下流!该死的你又点我的穴。你这个缩头乌龟。有种放开我!”

    楼之薇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,嘴上不甘的放着狠话。

    七杀却摇头。似是有些无奈的道:“真是只精力旺盛的小笨猫,你越是激动。软筋散扩散得越快。”

    明明一早就告诉她了,可是这只笨猫还这么不安分。

    他给她吃了解药,又告诉她好好休息能恢复得比较快。可是楼之薇哪敢放松,生怕一不小心就晚节不保,于是一直警惕着。

    中间小黑貂还非常不识时务的出来撒娇卖萌求抱抱,奉承旧主人,顺便讨好新主人,结果被正在气头上的楼之薇一眼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直到夜幕降临,七杀见她恢复的差不多了,才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黑色披风裹在她身上,不由分说将她抱回了定远侯侯府。

    楼之薇被放回床上时,嘴里还振振有词的道:“我告诉你,别让本小姐逮着,不然一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!”

    七杀听了却轻笑一声,在她唇上再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以牙还牙?好,我等着你来——吻我,越狠越好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解开她的穴道,他迅速抽身而去。

    等楼之薇怒气冲冲的杀出来的时候,茫茫夜色中早已找不到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可恶!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姐?”

    白虹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,大概是听到了她的怒骂声连忙赶过来的。

    她已经穿戴整齐,就连头上的双髻都梳得一丝不苟。

    “丫头你也回来了,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!”

    白虹本来垂着脸,听到这句话忽然紧张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如果仔细看,一定能看见她红得几乎滴血的耳根。

    可此时楼之薇正专心的问候着七杀的祖上,全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七杀隐匿在阴影中。

    片刻后一个黑影出现在他面前,那人黑衣蒙面,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宫主。”

    他恭敬的抱拳行礼,露出了手背上带血的牙印。

    七杀见了,眉头微微挑了挑,却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孤云有些窘迫的挡住手背上的伤,道了声:“属下无能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奴才随主子,这话真是一点不错。小野猫教出来的,定然也是只张牙舞爪的猫儿,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转身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,留下孤云独自看着手上那个牙印出神,半晌才道:“猫儿么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回了房间之后,楼之薇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,畅快的出了一身汗,把残留在身体里面的软筋散也排得干干净净,然后一觉睡到天大亮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她并没有如愿睡到日上三竿,而是早早的被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靠,谁啊!扰人清梦死全家知不知道!”楼之薇怒极从床上坐起。

    白虹无辜的眨了眨眼,道:“大小姐,是太子殿下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这人是有病吧,三天两头往她这里跑干什么,难道小白花已经对他失去魅力了吗?

    果然男人都是些朝秦暮楚的,信不得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脑中又出现了一张似笑非笑的冰块脸,心中顿时更加烦乱。

    “不见,让他滚!”

    说完愤然钻进被窝,准备继续会周公去。

    “啊?”白虹愣了一下,连忙道,“可是,大将军也一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在楼之薇的耳濡目染之下,白虹早已将卓锦书也划进了渣男的行列里,并且对他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他一个人,她是连报备也懒得,可是楼震关也一起,那性质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所以连忙屁颠屁颠的来请示了楼之薇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是用被子遮住了脸,听到楼震关的名字后,还是缓缓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爹?他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不记得那护女狂魔跟渣男感情很好啊,怎么今天还一起来了,存心让她不痛快是不是。

    见她脸色不好,白虹连忙摆手解释道:“大小姐你千万别误会,大将军和太子殿下不是一起的。要不奴婢去回绝了太子,然后让大将军进来?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,这不是摆明了打人家脸么。

    “算了,来都来了,哪有闭门谢客的道理,替我梳洗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穿戴整齐后,她才在白虹的搀扶下慢慢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一出门就看见卓锦书一身紫衣华服负手而立,旁边站着还没来得及换下朝服的楼震关。

    两人站得很远,好像两个死敌一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到这场景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爹,朝服都没来得及换就找女儿,可是有什么急事?”

    她翩翩向楼震关走去,连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卓锦书。

    被忽视的那人看着她渐去的背影,眼神微黯。

    楼震关则是激动的揽住她,道:“薇薇,你昨天跑哪儿去了,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,没遇见坏人吧?”

    提到昨天的憋屈历程,楼之薇的脸僵了僵。

    “女儿只是出去走了走,一时忘了时辰,让爹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?你脚伤好了?”卓锦书忽然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一笑,道:“殿下这是没睡醒吗,春猎已经过去有些日子了,我的伤当然早就好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