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30章 嗅到了奸情的味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对了,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说完,伸手拍了拍七杀的胸膛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。紫薇宫众人都对她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敢让宫主给她的婢女做小,这楼家的大小姐真是狗胆包天,啊不。是初生牛犊不怕虎!

    “让我,给她做小?”七杀低沉的声音散发着危险的味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众人还听到了他指节收拢发出的咔咔声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纷纷以最快的速度遁走。转瞬就匿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悲催的左护法还尴尬的待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手上抱着昏迷的白虹,一时也不知道该丢在这里还是一起带走。

    就在他天人交战的时候。七杀已经有了动作,他横抱起楼之薇,只是足尖一点。转身就消失在他视野中。

    孤云看了看那个潇洒的背影。又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,最后还是认命的脱下衣服,准备给她披上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。昏迷了许久的白虹忽然眼皮动了动。

    她刚睁开眼。就看到一个正在脱衣的蒙面男子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愣住。

    一秒。

    两秒。

    三秒——

    “啊!!!你这个畜生!去死!!”

    尖叫。张口,狠狠咬下。

    孤云:“嘶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因为软筋散的关系。楼之薇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挣脱七杀的怀抱,只能放放狠话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

    “你再不放开我。小心我爹夷平你紫薇宫!”

    再比如……

    “喂!有种等我药力过了再大战三百个回合!”

    更比如……

    “靠,登徒子,你就是故意想吃我豆腐是不是!”

    最后。这些叫嚣都被淹没在浩瀚天际,化成一缕清风消散。

    楼之薇被带到一处别院,直到他抱着她走进卧室的时候,某人才迟钝的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!你想干嘛?!”

    即使身上已经没有多少力气,她还是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在楼之薇看来,自己的态度是坚决的、剧烈的、不容置疑的,但到了某人眼里,这无力的挣扎却成了一种磨人的挑衅。

    特别是隔着布料传来她的体温,以及女子身上独有的香气,让某人一贯平稳的呼吸也乱了节奏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强忍道:“安静!”

    “呸!我都要清白不保了,难道还不能挣扎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动,我倒不介意让这种假设变成现实!”

    七杀冷哼一声,将她放在床上,然后开始脱她的鞋袜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看,这还了得!

    就在他脱下她袜子的当口,使起吃奶的劲冲他面门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七杀没想到她中了软筋散还这么不安分,伸手就握住了她的足踝。

    小小的足不盈一握,触感如凝脂般光滑细腻,她的白皙与他麦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,形成鲜明的视觉反差。

    “你!放开我!”

    她气得脸色通红,却因为药力的关系,根本挣不开他的钳制。

    “小笨猫,只要你安分些,我便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沙哑,好像极力压抑着什么,却更多了一分极致的魅惑。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气得脸红几欲滴血,无奈人在屋檐下,只有低头的份儿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几口,终于妥协道:“好,我不乱动,你也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见她终于安分了,他却并没有如约将她放开,而是用略带薄茧的指尖细细摩挲着她纤细的足。

    剧烈的刺激一路从脚底蔓延到头顶。

    楼之薇哪里还能忍,直接以手成爪探向对方咽喉。

    “哎,真是个狠心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七杀轻叹一声,不费吹灰之力就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手脚都被制住,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,这下真是要任人搓圆捏扁了。

    可她偏偏又是个不肯服输的人,闭着眼就开始破口大骂:“去你丫的!本小姐今天是遭了小人的道才会变成个战五渣,你要是敢乘人之危,我改日定杀上你紫薇宫,让十几个小倌轮番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正骂到兴头上,忽然感觉到脚腕一凉,浓烈的药酒味弥散满了整间屋子,紧接着一股不轻不重的力道缓缓散开,深入到肌理之下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骂了?继续说,让十几个小倌轮番怎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见她面色尴尬,七杀揉着她脚踝的力道更重了些,疼的楼某人嗷嗷大叫,连连告饶。

    “好汉!好汉饶命!我我我……是我不识好人心,我错了我错了,轻点儿!”

    听到她承认错误,七杀手上终于轻了些。

    “哼,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噎得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他想要趁她战斗力低下,欲行不轨,原来……原来是要帮她上药……

    楼某人心中的愧疚瞬间如决堤的洪水,滔滔而来,奔涌不息。

    春猎那次伤了脚,她养了几天,本来是好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结果昨天为了躲避金鹏赌坊的追杀,导致使用过度,后来又因为卓君离那只弱鸡的缘故,又是下水又是做牛做马,很不幸的就旧疾复发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事她隐藏很很好,连白虹都没看出端倪,这货怎么一眼就看出她脚伤复发了?

    七杀力道均匀的帮她上药,直接无视了她探寻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她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喂喂。”她又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这次终于有反应了。

    被叫的那人抬起眼,冷漠的瞪了她一眼,用警告般的语气道:“七杀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我说,你怎么知道我脚痛?不会是不小心爱上我了,每天躲在暗地里偷窥吧?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七杀俊朗的眉挑了挑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楼之薇完全没注意到他眼中闪过的异样,继续道:“嘿,我嗅到了奸情的味道!这也难怪,像我这种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车间车爆胎的珍稀物种,你一时把持不住也是很正常的,可以理解!”

    七杀当然不会明白明白她所谓的“爆胎”究竟是什么意思,不过看这小笨猫骄傲的模样,也能猜出她定是在厚颜无耻的夸自己。

    薄凉的唇角忽然泛起一个极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是么?既然你理由这么充分,那我是不是也应该用行动来表示一下我对你的‘爱慕’之情?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唔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