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6章 白公子,别来无恙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说的那家豆腐花非常好找,百宝街末尾那家便是。

    因为名声响亮,即使已经过了吃饭的点。那些买豆腐花的人还排着长龙。

    她们今天并未乔装,加上楼之薇以前的“战绩”,人们对她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。现在往那儿一站,登时吸引了不少眼球。

    “诶。你们看。是楼家的那个草包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现在该改叫弃妇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家的小姐都是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她倒好。成天抛头露面,也不嫌丢人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被皇家未嫁先休,自暴自弃了吧。”

    窸窸窣窣的议论声听得白虹面色越来越难看。她拉了拉楼之薇的袖子。劝道:“大小姐,这里人这么多,要不我们去别家吧。”

    本来要在路边摊抛头露脸的吃饭她就已经很心理障碍了。哪想还有这么多讨厌的人。

    白虹一脸郁色。非要让楼之薇换一家吃才甘心。

    可是某人却不以为然的耸耸肩。教育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,人多表明什么?表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只有真材实料才经得起群众的考验!”

    白虹无语,又瞪了一眼那些小声说话的人。道:“那奴婢现在去揍他们一顿,定让他们以后都不敢再说大小姐的坏话!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,别去。世人这么多张嘴。要是都去在乎别人的说法,那早就给累死了,何必费那劲。”楼之薇不以为然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饭都还没吃呢,哪儿来这么力气去揍别人。

    就算是要揍那也得先吃饱了再说啊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白虹又瞪了一眼那群人,不平道。

    “别可是了。曾有伟大的哲学家说过,我自横刀向天笑,笑完之后去睡觉。人是为自己活的,又不是为别人活的。他们眼瞎是病,治不好的,别费那劲了。”

    白虹听了,疑惑的眨眨眼,道:“这话是谁说的,为什么奴婢没有听过啊?”

    楼之薇笑笑,心道你当然没有听过,因为这本来就是我编的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说些什么,就看见老板热情的迎上来,看来她们终于排到了。

    见她衣着华贵,一看就是位富家小姐,又听到其他人窸窸窣窣的议论声,不消片刻就猜到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老板表情微僵,最后还是恭恭敬敬的将她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直径走过去坐下,丝毫不见精贵与矫情。

    “呃,小店简陋,委屈楼大小姐了。”老板的态度十分客道。

    他也只是个做小生意的,可不敢开罪了这位祖宗。

    楼之薇摆摆手,道:“老板无需紧张,我们今天只是来吃东西的,吃完就走。”

    看来她的名字已经和“闹事”这两个字紧紧绑在一起,人家一看见她就以为是要来惹麻烦。

    见她看清了自己的想法,老板脸色微讪,连声道:“哪里哪里,楼大小姐多虑了,小的马上把豆腐花给您端上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忙去了。

    白虹见他这畏手畏脚的样子,十分不屑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想法只维持到豆腐花端上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随手舀起一勺放进嘴里,双眼立马发出精光,把老板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好吃!看不出你手艺这么好!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,心道刚刚是谁对人家满脸不屑的,这态度变得也太快了些吧。

    想罢,她也吃了一口,觉得确实不错,于是又叫了两碗豆浆上来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一边吃豆花一边喝豆浆,顺便打望打望街上的景色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正好路上粼粼而来一辆华贵马车,不慌不忙的从两人面前经过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也没怎么在意,只低下头继续祭自己的五脏庙。

    可等她过会儿又抬起头的时候,发现那辆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,停在街边,看起来格外招眼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那马车看起来好贵气,不知道是谁家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墨京的土豪还少了,反正不关咱们的事,快吃快吃。”

    白虹端起豆浆,最后瞄了那马车一眼,正好看到那上面下来一人,顿时惊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楼之薇被她吓了一跳,“哎哟,丫头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大大、大小小小……”

    一口豆浆喷出来,白虹还没来得及擦,就连忙拉住楼之薇的袖口。

    只是结结巴巴说了半天,一句清楚的话都没说出来也就算了,还把楼之薇手上的豆浆摇洒了不少。

    某人不高兴了,一脸严肃的教育道:“什么大大小小的,浪费可耻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大小姐,你快看那边!”

    见她神色如此急切,楼之薇这才稍稍察觉有些不对劲,只是还不等她抬头,就听到一个声音从头上飘过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姑娘旁边可有人坐,不知能否搭个桌?”

    那声音听起来谦和有礼,带着几分浓浓的书卷味,说话间更是有算珠撞击的声音,仿佛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抬起脸,就看见洛泽似笑非笑的面孔,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带了几分阴鸷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了,她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白天莫说人,晚上莫说鬼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几率都能遇见,这运气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想罢她也敛了神色,装模作样的批评道:“公子没看见还有这么多父老乡亲在排队等着呢,以搭桌之名行插队之实,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”

    明知道对方已经认出她来了,她还在厚着脸皮装傻。

    白虹急得不行,连忙在桌下拉她的衣袖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也落到了洛泽眼里,索性开门见山道:“原来是白公子,别来无恙。洛某一直不知公子是个女儿身,多有冒犯。还请赐教高姓大名,改日定当登门道歉!”

    说完,还真的恭恭敬敬的抱着算盘向她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楼之薇当然不会傻到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但是她忘了,这里知道她姓甚名谁的并不只她自己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开口装傻,就有人讥讽道:“哎哟我去,你敢得罪楼大小姐,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位可是定远侯府的长女!这都不认识,你不是墨京人吧?”

    更有人不耐道:“诶,我说,你们要叙旧能不能找个茶馆或者酒楼的?别站着茅坑不拉屎啊,这么多人还排着队呢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