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5章 以牙还牙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薇薇,我……”

    楼震关上前一步,本来打算说些什么。可是无数的话到了嘴边,却堵在一起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父亲心里若还有娘一星半点的位置。怎么会默许府里的下人口口声声叫柳氏‘夫人’?又怎么会默许一个妾室住进主母才能住的芳菲院?父亲的态度如此明了,女儿还不识抬举的想争取什么。真是让人笑掉大牙。女儿只是……只是想娘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。甚至带上了些许哽咽。

    她这句话无异于一剂猛药,让楼震关剧烈一震,连垂着的手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楼之薇退开一步。向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女儿今天乏了,春寒露重,这夜晚实在是冷得很。若没有其他的事情。还请容女儿告退休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么说,他才注意到她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寝衣,宽大的披风披在肩上。根本挡不住夜晚的春寒。

    可是真正让她觉得寒的。究竟是身上还是心里。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还不等她退下,楼震关就黑着脸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她嘴角微微一勾。却在抬起脸的时候露出一副疑惑又害怕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父亲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这个称谓让楼震关的心情变得很复杂,好不容易宝贝女儿肯叫爹了。却因为他的鲁莽又搞砸了。

    今天若让她心里生了疙瘩,只怕以后再难有机会让父女冰释前嫌。

    他铁拳慢慢握紧,心里已经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没弄清楚是非黑白就责骂你。你生我气了是不是?”他想安抚的摸摸她的头,却又怕被嫌弃,手伸到一半又只能缩回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沉默片刻,才答:“没有的事,今天的事是我不好,李嬷嬷想给个教训也是应该的,我本不该反抗,就该乖乖受着,免得惹人嫌弃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楼震关一听,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,她敢教训你?!”

    李嬷嬷和柳氏脸上此刻已经一片菜色,可是楼震关却根本不给他们解释的机会,狠狠道:“你说得没错,看来这侯府的规矩是时候整一整了!”

    “冤枉!老爷,冤枉啊!奴婢哪敢教训大小姐,奴婢要教训的是那贱丫鬟啊!”李嬷嬷哪里还敢怠慢,连忙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委屈道:“白虹是我身边的丫鬟,你不由分说就要掌嘴五十,杖责四十,根本就是要她的命啊,这不就是在打我的脸么?”

    其实她这么说也是没错,那李嬷嬷原本就打算搓一搓楼之薇的锐气。

    可是她没有想到这锐气没给挫到,反而让她自己碰了一鼻子的灰。

    不对,现在只怕不仅仅是碰一鼻子灰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掌嘴五十,杖责四十?我倒不知道,这侯府什么时候能让一个奴婢做主了!”楼震关皱眉怒道。

    “冤枉!奴婢冤枉啊!这是、这是夫人默许的啊!”

    柳氏听了这话,猛退一步,摇头道:“不、不是的,老爷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楼震关却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,敛了神色阻止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今天是要让一些人好好长长记性,免得连个奴才都敢在侯府嫡长女的头上撒野!把这个欺主的奴才给我拖下去,掌嘴五十,杖责四十!”

    李嬷嬷听了,连忙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“老爷!老爷饶命,饶命啊!”

    他却根本不予理会,目光狠狠一扫,周围跪了一地的小厮奴婢只觉得背上好像有锋刀滑过,冷汗瞬间浸湿了内衫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记住,我定远侯府的主母乃是我发妻洛氏,薇薇是我侯府嫡长!以后谁要是再敢以下犯上,如同此奴!来人,家法伺候!”

    “不!夫人……救救奴婢啊夫人!”

    “还敢乱叫,谁是你夫人!来人,给我狠狠的掌嘴!”

    柳氏见事已至此,也只能跪下告饶道:“老爷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李嬷嬷好歹是跟了我十几年的人,求老爷网开一面啊!”

    楼震关哪里还肯听她废话,当即就让人将李嬷嬷带到院子里去行刑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就听到她的惨叫夹杂着哭嚎,那叫一个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楼之薇才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,她看了一眼跪伏在地上的柳氏,心中冷笑。

    她们既然能搬弄黑白来陷害她,她又何尝不会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这次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只怕柳氏是要安分一阵子了吧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时候的楼之薇完全不知道,她这次的反击已经动摇到了柳氏的根本,柳氏深刻意识到了她将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危机,并下定决心定要将其剪除。

    “对了,明天你也搬回自己的院子去吧。”楼震关忽然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柳氏一脸不可思议的抬起脸,颤声道:“老……爷?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为了照顾薇薇年幼才在芳菲苑住下,现在她已长大,也有了自己的院落,至于芳菲苑,该空还是空着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了一眼楼之薇,欲言又止了半天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的跨步出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才长长吐了口气:终于消停了。

    这次她算是剑走偏锋,击垮了柳氏的阴谋,顺便为自己的生母扳回名声,可谓是战斗力耗尽,一定要好好休息一晚才能补回来。

    是以她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午时,最后还是白虹三催四请的才把她请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白虹伺候梳洗的时候,她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,可就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,既然想不起来,那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理由,某人就冠冕堂皇的将其忘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白虹伺候她梳洗完了,正要去小厨房端些吃食进来,却被楼之薇挥挥手阻止。

    “天天吃小厨房的菜,我都要味觉疲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姐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听说百宝街上有一家豆腐花特别好吃,我们去吃那个。”

    白虹听了,有些迟疑,“可是,金鹏赌坊也在百宝街,咱们昨天才坑了人家,今天又去,会不会太嚣张了一点啊?”

    楼之薇却根本不信邪,道:“不可能,哪有这么巧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