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4章 眼瞎是一种很难治的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之薇这话说的,为娘都有些被吓到了呢……”柳氏僵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柳姨娘,我之前就一直很想提醒你了。你只是个姨娘,爹一天不说将你扶正你就永远是妾。在西苍律法中妾只比奴婢高一等,所以麻烦你以后见着我的时候。也按照规矩尊我一句‘大小姐’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嘴角微勾,特别是在说到“大小姐”这几个字的时候。语气上还格外强调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丫头你也别愣着。今天就让这群刁奴们好好回忆一下,谁才是这侯府的主母!”

    柳氏听了,身体一震。颤颤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步,正好让她看到院落中急速走来的那个人影,她目光一闪。心中迅速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刹那。她飞身扑到楼之薇脚下,哀声道:“女儿……女儿啊!娘要是做错了什么你冲着娘撒气便好,为何要迁怒李嬷嬷啊!”

    悲怆的哭声拔地而起。让跨步进来的楼震关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爷?没、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柳氏看到楼震关。纤弱的身体颤了颤。连忙起来擦掉脸上的眼泪。

    只是她擦得匆忙,更显得脸上泪痕斑驳。

    楼震关见了。眉头皱得更紧,“到底怎么了。你说!”

    他随手指了一人,正是李嬷嬷。

    她本来已经吓得血色尽失,见楼震关来了。还不赶紧抱紧这根救命稻草,当下就噗通一声跪下去,哀声道:“老爷,您要为奴婢做主啊!”

    刚刚被白虹撂翻的人也哀嚎着跪下,连声道老爷救命。

    “到底出了什么事!”

    楼震关有些不耐烦了,从进门到现在,全部都在哭哭哭!还有没有能好好说话的了?

    李嬷嬷小步跪到他面前,哭诉道:“是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冒犯了夫人,奴婢本来是想让她跟夫人认错,没想到大小姐却忽然令她打翻了众人,现在又要打奴婢,还说、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?”楼震关的声音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说夫人身份只比奴婢高一等,还让她以后要敬称她‘大小姐’。”

    楼震关沉着脸听完,转脸看向楼之薇,周身笼罩着一股风雨欲来之势。

    “她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楼之薇刚要开口,就见柳氏也盈盈跪在了楼震关脚边,哭道:“老爷息怒,之薇还小不懂事,刚刚也只是一时气急才口不择言,您千万别往心里去,是我没有教好,您要怪就怪我吧,千万别生孩子的气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磕头,每一声都咚咚作响。

    楼震关上前看了一眼几个小厮身上的伤,脸色更加难看,紧拧的眉头足以夹死苍蝇。

    白虹心虚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柳氏见状,又道:“之薇是洛姐姐走之前托付给我的,我答应过此生必要爱她、护她,让她一世无忧,求将军网开一面,若有责罚,就罚我一人吧!”

    楼震关闻言看向楼之薇,沉声道:“她们说的,可属实?”

    被问到的人一脸笃定的点了点头,“除了有些细节不太相符之外,其他的倒没什么出入。”

    白虹没想到她竟然就这么干脆的承认了,连忙在后面拉了拉她的衣角,急道:“大小姐,可不能承认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,有胆做没胆认?”楼震关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传来,惊得白虹又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笑笑,道:“人是我让打的,那些话也确实是我说的,就是不知道爹爹打算如何责罚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真是把你给惯坏了!她含辛茹苦养你十几年,宠你比若兰更甚!哪一次犯错她不是挡在前面替你认错?你今天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,竟说出这么大不敬的话!”楼震关被她这种不痛不痒的样子气得胃疼。

    柳氏则嘤嘤的抹着眼泪,道:“老爷你别这么生气,当心气坏了身子啊!”

    她微微抬了抬眼角,本想打量一下楼之薇的反应,却见她这个时候也死死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如毒蛇一般,仿佛还吐着蛇信,看起来危险且阴鸷。

    柳氏狠狠一抖,连忙收回目光,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见楼之薇一直垂着头,他也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,只当她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敛下神色严肃道:“快不快道歉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存了包庇的心思,不然不会这么轻易的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但是今时不同往日,今天若再让柳氏得逞,她楼之薇的名字就只能倒过来写。

    这侯府的风水,也是时候转一转了!

    楼之薇眨眨眼,天真道:“人做错了事才道歉,不知之薇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!你简直不知悔改!”

    楼震关愤怒的一掌拍在桌上,将楠木桌拍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巨大的声响让所有人均是一抖,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,连白虹都是如此,只有楼之薇还站在原地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她抬起眼正好看到楼震关的手已经举起,下一秒就要落到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之薇的娘,不是叫洛灵双吗?”

    楼震关本来已经在爆发边缘,听到这个名字,却是深深一震,瞳孔急速收缩。

    “柳氏嫁入定远侯府二十年,身份一直为妾,之薇不过是想为娘亲正名,何错之有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姨娘温谦善良,深得民心,可情归情,理归理,母亲正妻之位尚未罢去,之薇不过是想为她正名,父亲却要为了此事打女儿巴掌吗?”说完还委屈的看着他还未来得及放下的手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一眨一眨的,渐渐也氤氲出了水汽,仿佛快要掉下泪来。

    楼震关像是被烫到了似的收回手,却回味过来她刚刚对自己的称呼,不敢置信般的道:“你……你刚刚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父亲心中只有柳姨娘,女儿叫您什么又有什么区别?今日是之薇不懂事,主母一事以后定再不会提及,还请父亲原谅之薇这次的无礼。”

    说完长叹一声,面色忧郁。

    她在赌,赌洛灵双在楼震关心目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柳氏兢兢业业经营了十几年,楼震关却始终没有将她扶正,而是一直保留着洛灵双的主母之位,可见她在他心中定不一般。

    如果他今天选择维护柳氏,那她只能说,眼瞎真是一种很难治的病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