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3章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嬷嬷且慢,听说这府里你是最懂规矩的,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楼之薇明显是在拖延时间。可就算是她拖到明天早上,那贱婢该受的罚也一样不会少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李嬷嬷索性也就耐着性子答道:“回大小姐。奴婢在这侯府呆了十几年了,府里规矩自然能够倒背如流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且问你。冒犯侯府主母。应该处以何种处罚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问得好,这贱婢冒犯夫人,按照府上的规矩。原应掌嘴三十,加赐二十大板。可这贱婢已经不是一次以下犯上,若不狠狠管教。只怕会让其他下人有样学样。坏了夫人的威名。奴婢觉得,应该掌嘴五十,加赐四十大板。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她话一说完。周围立刻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抽气声。

    掌嘴五十。加四十大板,要真是这么罚下来。简直就是要了人的命啊!

    白虹听了也是脸色一阵惨白,下意识的看向楼之薇。却见她听得津津有味,末了还十分认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非常认同李嬷嬷这话,可她毕竟在我身边跟了这么久。嬷嬷看,能不能网开一面?”

    李嬷嬷听了,也假意恭维道:“难得大小姐如此识大体,只是这人不识抬举,屡教不改,今日再不教训,只怕以后就要造反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见她态度坚决,又看向柳氏,求救般的道:“姨娘也说句话吧,不然之薇就真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切莫心软啊!”李嬷嬷连声劝道。

    柳氏眼神一闪,似乎十分为难,半天才期期艾艾道:“女儿啊,不是为娘的不帮你,只是、只是规矩在那里,娘就算是再宠你,也不能为此坏了规矩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委屈的擦了擦眼角的泪。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李嬷嬷满意的点头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是端起茶杯,正好遮住上翘的嘴角。

    宠?亏她说得出口!

    这些年多亏了柳氏的捧杀,将“楼之薇”养成了一个嚣张跋扈的草包!

    她今天在卓君离那只弱鸡那儿攒了一肚子的气,她们却非要来撞这枪口,那就正好让她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!

    “按照姨娘的意思,今天是非罚不可了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切莫再让夫人为难了,夫人就是心太软,才会让一个奴婢在主子头上作威作福。”李嬷嬷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沉默片刻,最后还是点点头,道:“嬷嬷说的有理。所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不好好教训一下,只怕那些刁奴们都要骑到主子的头上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白虹娇小的身子就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嬷嬷心中大喜过望,脸上却敛起颜色道:“这教训还不能轻了,孔武,你来打。”

    名叫孔武的下人走了出来,宽大的粗布衣也遮不住他发达的肌肉,别说是五十个嘴刮子,就是一个下去,也够让人吃不消的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白虹等了半天,却没等到楼之薇的反应,神色一黯,缓缓低下头,眼中的泪差点就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完了,今天大小姐也护不住她了,她要变成猪头了!

    孔武也不迟疑,抡起巴掌就扇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某人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丫头你这是怎么了,还真傻不拉几的让人打你啊?连这几个战五渣都解决不了,以后怎么跟你家小姐混!”

    白虹迷茫的睁开眼,道:“啊?”

    “啊个屁啊!愣着干什么,揍他们啊!忘了你家小姐之前教你的话了?”

    世间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、如何处治乎?

    你就打他,打他,打他上天,你且看他!

    千钧一发间,正好点醒了还在黯然神伤的白虹。

    她黯然的双眸忽然一亮,整个身子也向后倒去,刚好与那巴掌错开。

    两个压着她的小厮还没反应过来,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竟是生生被拍到了门板上。

    也不怪他们轻敌,白虹看起来娇小可爱,实际上一身怪力,不然也不会被楼之薇赋予“金刚芭比”的称号。

    两个小厮被甩出去之后,孔武也被一拳打飞。

    听着那一声清脆的响声,楼之薇只是端起茶杯数着,心里开始计算丫头这一拳究竟打断了人家几根肋骨。

    “你!大小姐,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李嬷嬷明显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,指着楼之薇的手指都在发抖,柳氏更是差点就双腿一软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愣着干什么!给我拿下那个贱婢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嬷嬷以为,白虹再厉害也定然打不过十几个小厮,可是现实就像一个无情的巴掌,狠狠在她脸上打了无数下。

    白虹将上前的十几个小厮全部横扫完毕之后,兴冲冲的跑到楼之薇身后,报告道:“回大小姐,奴婢解决完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呀放下茶杯,用下巴指了指还在发抖的李嬷嬷,道:“冒犯主母,掌嘴五十。丫头,你且好好招待李嬷嬷,一定要让她长了这个记性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莫要在这里颠倒黑白,奴婢一直兢兢业业,恪尽职守,为何要处罚奴婢?若是让老爷知道了大小姐如此顽劣,只怕不会轻饶!”

    李嬷嬷吓得脸色惨白,但还留着几分理智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合理的缘由就要打她,这事就算以后告到楼震关那里,她也是有理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盈盈道:“恪尽职守?简直笑话!就凭你连这定远侯府的主母究竟是谁都分不清楚,本小姐今天就能治你个大不敬之罪!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定远侯府的主母从来都只有一位,那是我已故生母洛氏!我倒是不知道,这主母一位什么时候易了主,改姓柳了?你口口声声叫一个妾室‘夫人’,难道是想造反吗!”

    她一改刚刚的平静淡然,拍桌而起,犀利的目光狠狠扫过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李嬷嬷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她刚刚一直引着自己说出不敬主母的规矩,就是为了让她自食其果!

    没想到她楼之薇小小年纪竟然就有这般的手段和城府,简直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柳氏也被她振聋发聩的质问声惊得双腿发软,差点就要软倒在地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