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20章 让我来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无语的忘了一下天空,最后也纵身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先是在水面上找了一阵,并没有发现大病号的影子。心里不由郁闷。

    别人落水好歹要挣扎两下,他倒好,掉下去居然连扑腾都没有。就这么直愣愣的往下沉,真是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。老天爷都不给他条活路。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吐槽。手上也不敢怠慢,迅速往他落水的方向潜下去。

    湖并不浅,又正好在中央。等她追上他的时候,已经快要沉到底了。

    她迅速抱住他往上游,只是还没游到多远。就忽然被一股力绊住。转头一看,这个倒霉催的竟然被湖底的水草给绕住了脚!

    真是人倒霉了诸事不顺!

    楼之薇恨恨的俯下了身子去扯水草,卓君离却忽然呛了一大口水。眼看就要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她这次是真的急了。想也不想就贴上他的唇。狠狠渡了口气过去。

    弱鸡,你给我撑住。听到没有!

    一番折腾之后,终于把人给救了上来。

    刚出水面。楼之薇就恨恨道:“我去,你实心的啊,不往上浮就算了。还不停往下掉,存心累死小爷是不是!”

    可怀里那人却没有回应她,病弱的脸上此时已经毫无血色,就连呼吸都轻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喂?喂!你醒一醒!”

    她连续拍打了他几下,可他就是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楼之薇慌了,连忙拉着他上岸,并开始给他做心肺复苏。

    她双手交握连续按压他的胸口,一阵之后,又大口的渡气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她的唇又要贴上他的时,一个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你……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,双眸一红,差点就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醒了,担心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咳咳,你担心?”

    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样子,卓君离的目光闪了闪,清冷的眸中仿佛多了些原本没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某人点头如捣蒜,“是啊是啊,我真怕万一你醒不过来该怎么办!”

    你要是醒不过来,不仅整个贤王府要追杀我,狐狸皇帝也肯定不会放过我的!

    双拳难敌四手,小爷打不过啊!

    楼之薇激动的抽了抽鼻子,上前去把他扶起来,沾了水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,紧致的曲线时不时会碰到他的手臂,触感清晰,可她丝毫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不过另一个人就不这么想了,他垂着眼,狠狠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生怕他在有个三长两短,楼之薇体贴的给他拍背。

    柔荑轻轻抚过背脊,隔着湿透的衣衫,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清晰的传达到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卓君离深深吸了口气,才沉声道: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你都湿透了,我扶你回去换衣服。”当务之急就是毁灭证据!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他,神情恳切。

    “叫清容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不好,让我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户主心切的小厮,楼之薇就拨浪鼓似的摇头。

    要是让他看到卓君离被她弄成了这个样子,非号召所有人一起剁了她不可!

    意识到了事件的严重性,她也不管他无力的挣扎,半拖半扶的就搀着他往厢房走,凭着记忆找到了找到了她第一次误闯王府的那个房间。

    衣柜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衣服,楼之薇也不含糊,赶紧拿了让他穿上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对本王的王府还真熟门熟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懒得跟他废话,随口道:“是是是,我做梦都往你家跑呢,快穿上,别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梦里……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来干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说了一半,发现面前那人靠在床边,半点要动的趋势都没有,心中最后一丝耐性也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“哪来这么多废话,快换,再不换小爷扒光了你亲自给你换!”

    说完还嚣张的抽出腰上折扇,啪的一声打开。

    结果溅了两人一脸水。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偏偏就在这个时候,她眼尖的看到面前那人脸上浮现出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本来就很尴尬的某人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靠,敢嘲笑小爷,吃了豹子胆么?看爷分分钟让你笑不出来!

    想罢上前一步,一脸严肃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动作迟缓,行动不便,还是我来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竟真的要动手帮他脱衣。

    卓君离哪里还能淡定,脸上瞬间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楼之薇上辈子所在的先锋营基本上都是些爷们,光膀子的她每天要见几百个,早就视觉疲劳了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,卓君离不过一个弱鸡加小白脸,她才懒得去害那个臊,赶快把“证据”处理妥当了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就在她双手揪住他领口的刹那,一双手忽然拽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等……等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别磨蹭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干脆的放开他,转身又到衣柜里翻了件衣服出来,走到屏风后换上,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等她换好出来,见卓君离果然乖乖将衣服换好。

    抬头,正好看见她款步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我干嘛,这衣服不会又要一百两吧?我可先告诉你,没钱!”

    想起自己曾经居然真傻不愣登的给了他两百两,她都忍不住要为自己的智商默哀三分钟。

    叫她给她就给啊?

    这货连战五渣都算不上,顶多算个负五,一跟手指头就能给掀翻了,为何要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。

    反正凡事不要跟她提钱,不然决不能好好的做朋友!

    楼之薇打定了注意准备赖账的时候,卓君离只是虚弱的摇了摇头,苍白的脸上没有半分血色,形容憔悴。

    哦,原来没有打算收钱啊。

    她默默鼻子,心中瞬间萌生出了一丢丢的罪恶感。

    对这个柔弱的美男,她是不是……太凶了点?

    就在这种罪恶感开始愈演愈烈的时候,只听卓君离轻咳一声,伸出了五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五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楼之薇下意识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除开衣服的钱和我日后调养的药费,还有今天惊吓过度以及光阴流逝的赔偿,还有荷塘的修缮,水中植物的重新栽植,这么零零散散的算下来,可是笔不小的数目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