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19章 卖主求荣的色貂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记得我说的话啊,别跟他们正面冲突。”在快要走出赌坊大门的那一刹那,楼之薇嘱咐道。

    白虹心里顿时有一种拔凉之感:嘤嘤嘤。大小姐你太没良心了。

    一出门,两人各自往两个方向奔走,不消片刻。赌坊后门便蹿出来几个黑影,分成两批向两人追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路逃窜。居然真找了空当跑到钱庄去把钱存了。如此执念实在让人拜服。

    只是她刚一出钱庄大门,就看到门口几个诡异的身影。

    见她出来,那几个人迅速的收起了目光。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一笑。阔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都找人多的地方走,那些人也一直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就在后面的人渐渐开始失去耐性,打算趁人不备将她拖入小巷时。她忽然又跟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。让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楼之薇哪里会给他们反映的时间,早在刚刚她就已经计划好了逃跑路线,轻车熟路逃到一方墙角。想也不想就翻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赌坊的追兵赶来。就只看到她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她翻进去了!”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机敏的叫住了其他人,他反复打量了一下周围。才道:“不行,这是贤王府!”

    “哼。听说王府周围有上百暗卫,那小子进去也只有被丢出来的份!”

    “让弟兄们在周围警觉着,一有发现。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确实,在楼之薇翻身进去的那一刻,蛰伏在四面八方的暗卫是准备冲出来剁了她的,只是在看到那张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脸时,纷纷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毕竟她只是稍微做了些乔装,还不至于跟之前的样子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所以在看清楚那是楼之薇后,暗卫们一脸无语的回到了工作岗位上。

    上面早有命令,只要是楼家的大小姐,不管她走的是王府的哪个门,一律不能阻拦!

    所以在赌坊追兵们还翘首以盼的等她被丢出去时,她却已经悠闲的走到了后花园。

    楼之薇吊儿郎当的摇着扇子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刚刚去钱庄一点,竟有六千多两银子。

    一百两换六千两,一宿暴富不是梦!

    那群赌坊的追兵应该一时半会儿也追不进来,反正现在天色也还早,她大可以去找封玉问问噬心蛊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就在她大摇大摆路过花园的时候,眼尖的发现凉亭里还坐了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一身白衣云纹袍,不是大病号卓君离是谁。

    此时他正独自坐在石桌旁,纤长的手指时起时落,似乎是在下棋。

    “我去,怎么哪儿都有他,这货不是身体不好么,怎么整天在外面吹风,不怕病情恶化啊?”

    楼之薇低声抱怨,全然忘了这里是别人的院子,自己才是那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决定还是不要上去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这么一只弱鸡,万一不小心碰到哪儿把他碰坏了,可就罪孽深重了。

    刚准备走,就感觉袖口动了动,小黑貂探出个头来。

    不看不要紧,这一看就见着谪仙般坐在那里的卓君离,顿时双眸一亮,打了鸡血就往那边蹿,楼之薇想拉都拉不住。

    “靠,这只色貂,居然这么没有定力,真是太丢它主人的脸了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就看见小貂兴奋的蹿到了卓君离面前的棋盘上,又是打滚儿又是撒娇,黑白棋子被它蹭了一地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的捂住额头,打算当做什么都没看到,先溜走在说。

    这小貂机灵得很,春猎那次她被七杀带走,忘了将它放回袖子里,没想到这货第二天一早居然找回来了,站在她床头一脸委屈,仿佛被世界遗弃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次决定故技重施,让它自己找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,一个虚弱的声音淡淡道:“楼大小姐既然都将宠物派出来打头阵了,为何还迟迟不肯不现身?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无法,她只能厚着脸皮从假山后边走出来,手上的折扇摇得很潇洒。

    “贤王真是有雅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楼大小姐今天这副打扮出现在我家后院,所谓何事?”他着重强调了“我家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本来想东加长西家短的跟他扯一扯,好避过这个尴尬的话题,哪知卓君离连一点挣扎的余地都不给她,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睛转了转,一拍扇子道:“噢,其实我是来找封神医问诊的,就不打扰贤王雅兴了,你慢慢下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就想溜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不要自己的宠物了么?”他虚弱的质问声飘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尴尬,“其实这货也是别人强塞给我的,平时没啥作用,就是看见好看的人尤其喜欢撒娇卖萌,我看它挺喜欢你,就借你解解闷吧,它很聪明,明日自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说,小貂好像听懂了般,闪着一双水汪汪的看眼睛看着她,似乎十分委屈。

    “可是它好像十分舍不得你,所谓君子不夺人所好,你还是将它拿走吧。”说完,颤颤巍巍的站起来,似乎是想要把它送过来。

    虚弱的身影走在白石砌成的回廊上,好像一不小心就要栽到湖里一般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他如此艰难的动作,心都提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府上那一种护主的奴仆她是见识过的,这祖宗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那群人非分分钟手撕了她不可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、你站那儿别动,我自己去拿!”

    说罢将折扇插在腰间,大步走了过去,边走还边道:“这只不让人省心的色貂,看小爷怎么料理你!”

    那小貂本是乖乖的在卓君离手上,结果一听这话,哪里还敢呆着,一个纵身就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卓君离伸手想去抓,可他哪有小貂灵敏,没抓到不说,自己也脚下一软,直直往湖里栽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啊!”楼之薇双手捧着脸,惊声叫道。

    祖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走不出这贤王府啊!

    就算逃过了那些婢女小厮的追杀,也不可能打得赢王府周围那几百个暗卫啊!

    就在她在心里嘶吼的时候,只听“噗通”一声,那抹月白色的身影就这么在她眼前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楼之薇觉得整片天空星星都灭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