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16章 谁敢许她嫁衣红霞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锦书双目通红的看着她,似乎把所有的希冀都压在了这上面。

    而楼之薇只是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她也想记得,毕竟这个身体上还有好多让人想不通的谜团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她为什么会中噬心蛊!

    要是让她知道哪个孙子敢给她下毒,她非剁了那人不可!

    卓锦书见她答得如此笃定,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。我不信,你是想欲擒故纵?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执迷不悟。楼之薇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薇薇。你真的想开了?”楼震关看着她,似乎还是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当初非他不嫁,如今却不屑一顾。换了谁也难以信服。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笑着道:“鬼门关前走了一趟,那些前尘往事都被留在阎王殿前了,如今能活着已是不易。又哪里还会奢求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关键是天下优秀的男人多如牛毛。她为什么要执着于一个渣男,又不是脑子被恭桶盖夹了!

    卓锦书却不知道她此时心中的想法,道:“我知道你是恨我当时下手太重。当时确实是我一时情急。以后我定会弥补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。楼之薇忽然站了起来,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。

    “看来殿下还不明白。那我就再把话说清楚些好了。其实我是一个很小心眼的人,我要嫁的夫君。得许我嫁衣红霞,青丝白发,今生今世只娶我一人。他须得宠我纵我。惜我懂我,视我为天底下之唯一。我这么说,殿下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

    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,少有人做到。而他卓锦书,更是万万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番惊世骇俗的言论一出,整个筵席上的人皆露出各种表情。

    震惊,错愣,甚至讥讽。

    青峥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,他之前还担心主子会找了她的道,现在看来完全是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这种脑子有病的女人,根本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果然,听了他这话,封玉愣了半天才插嘴道:“疯女人,我看你是真的疯了吧?男人三妻四妾乃人之常情,若人人都像你说的那样只娶一人,天下岂不是要大乱了?”

    这时一直低头吃菜的卓君离抬头看了她一眼,不过一眼之后,又迅速蔫了下去,仿佛抬一个头已经费劲了他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在眼里,感叹这病秧子都虚成这样了还非要跟过来看热闹,真是忧郁美男子的外表下暗藏着一颗无比骚动的心。

    众人表情各异,只有楼震关长叹一声道:“若当年你娘能有你一半的决绝,我们又怎会是如今这样一番光景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三分哀怨七分忧愁,着实让楼之薇蒙圈了一阵,正想细问的时候,却见他摇了摇头,似乎是不愿意再多说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法,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这样一番豪言壮语下来,已经将众人惊得无言以对,只当是这位楼大小姐是病坏了脑子,连带着说话都有些疯言疯语了。

    所以整个筵席最了后也没有人再说话。

    只有卓君离从开始吃到结束,安静做一个敬业的吃货。他虽看起来苍白瘦弱,战斗力却不小,面前矮桌上的菜肴基本被扫了大半。

    等到吃饱喝足,才终于在清容的搀扶下悠悠而去,好像真的只是来祭五脏庙,其余的事概不关心。

    最后卓锦书也神情恍惚的告乏离去,看着他那失魂落魄的背影,楼之薇心中着实舒畅了些。

    掐白花,虐渣男,这些都是她的精神食粮,一天不吃,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解决了一件大事,楼之薇乐得轻松,风卷残云的扫干净了面前的佳肴,也不在乎什么优雅和气度,看得对面的青峥白术直摇头,心想一定要让主人快快远离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楼之薇哪管这么多,吃饱喝足就在白虹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了,显然是要美美的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见她走远,青峥才紧张的在封玉耳边道:“主人,你别被这个女人迷惑了,她深知主人医术高明,所以才先装失忆后又装疯卖傻,目的就是想要播的您的同情,您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心软就着了她的道啊!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楼之薇今日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博取他家主人的同情心,以达到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无耻目的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若是被楼之薇知道了,定会呵呵一笑,然后糊他一脸。

    不过封玉听了,妖冶的脸上却是泛起极淡而又诡谲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治她?我才没那么傻,她最好永远不要想起来才好。”

    她当初去鬼谷求他的缘由,他会一辈子烂在肚子里,谁也不告诉。

    想罢,他将手放进广袖中,许久不语,仿佛在细细抚摸着什么。

    青峥被他这个态度搞得一头雾水,却又不好再问什么,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春猎就此结束,第二天楼之薇也跟着大部队一起回了侯府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不但错失了五百两黄金,还倒贴了一支金步摇进去,楼之薇就如同吃了一只苍蝇般难受。

    白虹看在眼里,不由劝道:“小姐何必这么苦恼,你若缺钱,大可开口找将军要啊,只要你开口,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他也定然会摘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我有手有脚,为何要当米虫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那护女狂魔的尿性,可她现在需要的是发家致富的本钱,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    楼震关俸禄虽高,可那关系的是整个侯府的吃穿用度,怎么可能还有多余的公款让她挪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又忧伤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白虹见她这副模样,想了片刻,还是道:“大小姐,不如还是另辟蹊径吧,奴婢之前说的宝家银号你还记得么?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丫头拒还还存着抢银行的心,楼之薇听了,严肃批评道:“丫头,你这样的思想是不对的,和谐社会,勤劳致富,光想着不劳而获怎么行呢?赶快给我好好反省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她垂着头应了,表示虚心接受批评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楼之薇眼睛转了转,不答反问:“这墨京城最大的赌坊在哪?”

    白虹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难道赌博就是勤劳致富了吗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