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15章 他要娶她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后来几日,我陆续想起来了一些零星片段,只是关于太子殿下的事情却一点都想不起来。于是我就想。既然自己都成了这副模样,何不成全了殿下和公主的一番良缘?便进宫请旨退婚。这一切都是我自愿为之,并不委屈。还请爹爹不要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说得云淡风轻,可在这大彻大悟之下。她究竟历经了怎样的痛苦。又有几人能知。

    失忆对于旁人来说不过是简单的两个字,而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,那种求而无门的无助。究竟是怎样让人疯狂。

    她本来应该是被人捧在手心的贵女,却要独自忍受这样的折磨,她如何能受得了!

    楼震关想着。声音也有些沙哑。“是爹回来晚了,薇薇,你受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不必自责。女儿不苦。若是没有那几日的彷徨和不安。又如何能大彻大悟。放下心中执念?”

    她笑得真诚,脸上真的没有一星半点的委屈。

    直到这刻众人才明白。她是真的忘了,只有忘得彻底。才能放得决绝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个表情,卓锦书犹豫了半晌,才道:“你……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点点头。“一干二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当初说的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,岂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,是我骗了你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答得决绝,将卓锦书心中仅剩的希望毁灭。

    “骗了本宫?”

    “是,我那时已记不起来往昔种种,曾经的那些山盟海誓,也是早已忘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说,卓锦书心中不知怎么就窜上来一股怒气。

    她说她忘了?

    以往都是她追在他身后赶也赶不走,是她说她今生非他不嫁,是她为他争风吃醋,甚至不惜以跋扈之名让她父亲在朝堂上受尽白眼,可如今她该死的居然云淡风轻的告诉他,她忘了?!

    卓锦书愤怒的站起来,一双眼睛似乎要喷出火,面前的矮桌也被他急切的动作掀翻,酒水饭菜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你说谎!若真的忘了,为何要将本宫给你的长命锁日日戴在身上?”

    楼之薇叹息一声,双眸忧愁。

    “我醒来之后那锁就一直在身侧,那时我脑中混沌,实在想不起来究竟是何缘由,也就一直戴着了。殿下当日在长乐殿上不也没认出自己的长命锁,可见并不曾放在心上,现在为何又来质问我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卓锦书被她问得无言以对,一时竟不知道带怎么反驳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退婚一事是你情我愿,本应是皆大欢喜,之前你厌恶我死缠烂打,现在我知趣放手,殿下不是应该开心么?”楼之薇清澈的眸子一眨一眨的,里面充满了疑惑和委屈。

    那双美丽的眸子映着满屋子的烛光,仿佛揉碎了星河般明亮耀眼,微微下垂的眼角又好似带了些忧愁,惹人垂怜。

    他从未这么认真的看过她,他也从未发现,原来她这么美。

    不仅是那倾城的容貌,还有她周身似有若无的那股气魄。

    恍惚间,他仿佛回到了那日在长乐殿上,她舌战群臣,无光自华。

    云璃中毒时,她杀伐果断,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上巳节那日,她在雕栏画栋的画舫上仗剑而舞,灿然夺目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他不得不承认,那一幕幕画面早已深深刻进了他心里,挥不去,忘不掉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每每看到她那风华绝代之时,心中生出的那种想摧毁的冲动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得不到,所以想摧毁!

    卓锦书的拳头在广袖下收拢又放开。

    半晌才道:“本宫可以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楼之薇本来在酝酿失忆儿童彷徨的情绪,却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雷得外焦里嫩。

    渣男居然说要娶她,她是听错了吧?

    这句话让周围的人都变了脸,特别是坐在不远处的云璃,她将头深深垂在胸口,没有人能看清她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卓锦书深吸一口气,认真道:“我说,我愿意娶你。”

    他不再以“本宫”自称,而是说“我”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是心甘情愿的娶她。

    不是被人胁迫,没有那些朝堂上的尔虞我诈,更不是碍于楼震关的兵权,只因为她的闪耀夺目,因为她的绝色倾城!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奔过一万匹草泥马之后,终于把脸上的那股震惊按捺了下去,转而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之薇早已说过,不为平妻,更不为妾!”

    卓锦书看向她的眼神无比认真,“不为平妻。我娶你,做我的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楼之薇心中已经不是万千草泥马奔腾了,而是大笑,鄙夷的大笑!

    她也懒得心灾乐祸的去打量云璃的脸色,而是好言相劝道:“殿下冷静些,你我婚约已经解除,我也跟爹爹解释过了。他是个明事理的人,定不会再对这件事情有什么芥蒂,殿下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无关他人,我是真心愿意娶你。”

    这渣男的思维模式是真逗乐了楼之薇。之前原主极尽一切的对他好,他不屑一顾,现在她懒得理他了,他反倒贴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切莫这么说,云璃公主还在边上呢,你这番话是要将公主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无关他人,我愿意娶你,你可愿……嫁?”

    在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,他犹豫的片刻,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却不想面前那人想也不想的道:“不愿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两个字,仿佛千斤巨锤般击中他的胸口,让他步履踉跄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刚刚我就已经说过了,我已经忘了你,忘了曾经的那些山盟海誓。你本也无心于我,我们那场婚约不过是我年幼的一场执念,现在梦醒了,我也该走出来了,还请殿下不要在捉弄我,珍惜眼前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出来?”

    卓锦书神情呆滞的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她竟能这么轻易抽身而去,没有一丝留恋。

    难道已经来不及了吗?

    他现在发现了她的好,想娶她了,她却要走了吗?

    “你难道忘了,十年前那场春猎,我们第一次相遇时的场景了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