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14章 泄闸的洪荒之力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薇薇,你今天累了一天,饿坏了吧?快多吃点。想吃什么告诉爹,爹让人给你加。”楼震关殷勤的往她碗里夹菜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对面的两人,本来满心忧愁。结果顺手夹起一块吃了,瞬间把对面那两个糟心的都给抛到脑后去了。

    人是铁饭是钢。这句话果然说得很有哲学内涵!

    席间卓问天客道的问了几句边关的战事。听了几条捷报之后,也是龙颜大悦,直说要给他赏赐。

    偏偏在这时。出去寻云璃的卓锦书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回来,楼震关立马敛了神色,也不等他二人坐到位置上。直接就开口问道:“太子来得正好。微臣正好有些事情想问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里一抖,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不等他们反映,楼震关就沉声问道:“不知小女薇薇与太子殿下原定在下月十五举行的婚事。是否如期举行?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被问到的人脸色一变。他身旁的云璃脸色也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按理说他与楼之薇的婚约早已解除。这是墨京人尽皆知的事,不应该再提及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一切都是在瞒着楼震关的前提下完成的。而且那日大婚,也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。提前举行的!

    卓锦书沉吟了半晌才道:“侯爷有所不知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好好一场接风宴。爹爹说这些无聊的事情做什么,吃菜吃菜。”

    让人意外的是,楼之薇竟然没有坐等护女狂魔替她出头,而是殷勤的为他布菜,仿佛并不是很想谈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看到,她那双狭长的眸子里,正闪烁着一种叫做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果然,楼震关并没有如她所说不谈,而是道:“薇薇别怕,今天爹在这里,谁也欺负不了你。有什么委屈你大可告诉爹,爹为你出头!”

    他不是不知道前几个月发生的事情,可那也是半月前才知道的!

    这些人竟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婚期提前了,关键是还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了那么大的委屈,他这个做父亲的如何能忍!

    他鞠躬尽瘁的为皇家奋勇杀敌,换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结果,叫他如何不气,如何不怒!

    所以就算是装傻,他也定要卓锦书娶了自家宝贝女儿,好给她出了这口恶气!

    楼之薇却安抚道:“女儿不委屈。实不相瞒,我与太子殿下的婚事,上月已经举行过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所有人脸上都变了颜色,就连高座上的卓问天的脸色都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楼震关却狠狠一拍桌面,力气大得将面前的桌子都震裂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“婚期提前,为何我这个做父亲的一点不知?”他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是狠狠瞪着卓锦书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闲适的端起桌上的茶杯,抿了一口,才继续道:“爹爹莫急,听我说完。婚礼是举行了,只可惜我与殿下有缘无分,这个亲最后没有结成。女儿后来深思熟虑了一番,觉得太子殿下天人之姿,我一介草民确实高攀不起,干脆就把这亲事给退了,私以为不是什么大事,也就没有告诉爹爹了,还请赎女儿自作主张之罪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,好像在说与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一件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其实她说自己是草民也不无道理,虽贵为侯府嫡女,她但始终是一介女流,若不是仰仗楼震关的赫赫军功和那几十万的军权,卓问天根本不可能答应这门婚事。

    可是她这么想,不代表别人都这么想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这是陛下金口玉言赐的婚,岂能说退就退?!”楼震关怒喝道。

    他面上是在批评楼之薇,但实际上是打了卓问天的脸。

    皇帝说话本该一言九鼎,可如今赐婚悔婚却成了儿戏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可能相信楼之薇是自愿退婚,毕竟她对卓锦书的情谊,那么多年人人都看在眼里,现在让她说放手就放手了?

    死个舅子他也不信啊!

    楼之薇也是无语。

    想当初她提出退婚的时候,可是给狐狸皇帝铺好了台阶,一级一级的把他给引了下来,最后终于能退了那糟心的婚事。

    可便宜爹今天这架势,明显是要闹个不死不休的阵仗,这不是要让她之前的苦心经营全部功亏一篑嘛?

    这可不好,还不容易跟渣男撇清了关系,她可不想这么快又回到苦海中去。

    “爹爹稍安勿躁,这退婚一事确实是女儿主动提出的,也是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是啊,一个痴恋了卓锦书十年的女子,怎么可能说放手就放手了,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所以楼之薇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今天非要用她一身无懈可击的洪荒之力,来让众人心服口服!

    就让他们见识见识她翻滚的演技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楼之薇的眉头微微皱了皱,作出一副哀愁的表情,道:“若是曾经的我,我也不知道是否能放得如此坦然。只是大婚那日,我确实受了不小的重创,第二日醒来,竟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想不起来?”楼震关愣住。

    他刚刚听白虹说她失忆,没想到竟如此严重!

    在场众人脸上也各有颜色,只有封玉面上一片了然。

    难怪她自己都不记得她去鬼谷找过他的事情了,原来是失忆了,不过没有关系,且看他三针下去,不仅让她恢复记忆,还能让她从此一目十行,过目不忘!

    就在他独自乐呵的时候,楼震关又关切的道:“可让大夫看过?”

    楼之薇遗憾的摇摇头,“当时我只记得起自己姓甚名谁,其他概不记得,心中一片混乱,每一天都过得小心翼翼,哪还敢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她刚一说完,白虹就很应景的哭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收到了楼之薇的暗示信号,而是想到那段日子她受的委屈,听得她当时的心境,仿佛身临其境,心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楼震关的脸色也十分难看,没想到她还经历过这样一番经历。

    难怪今天再见,她身上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天真懵懂,反而沉静内敛,犹如一把未出鞘的宝刀。

    想必是经历了多少难以想象的磨难,才能蜕变成如此模样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