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12章 她只有一股深厚的蛮力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封玉觉得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,无奈这一个个儿的智商都不过关。

    这么一比起来,那个疯女人的智商真是感人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负他所望。皱眉想了片刻,忽然脑中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朱钗?”

    封玉嘴角微勾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普通朱钗的长度在五到八寸之间。确实符合当初的推断。

    有人又问:“可是,凶手这么做的目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问了一半。声音就渐渐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。就是想要嫁祸给楼之薇。

    楼震关听了,也疾步走到帘后查看,半晌后才沉着脸出来。

    “脖子上的伤口我不会看。不过她胸口确实遭遇重击,肋骨尽断。看掌力,应该是个武功高强的人。”

    封玉指向楼之薇。信誓旦旦的道:“我可以作证。这个女人只有一股深厚的蛮力,内功什么的,半点没有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知道凶手有内力的时候。楼之薇的嫌疑就已经解除了。

    作为名扬墨京的废物草包。她没有内力的这个事实基本是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“如果对这个问题没有异议的话。本神医就要问下一个问题了。凶手内功深厚,轻功想必也不会弱。请问公主一个不会武功的人,怎么能在凶手离开前赶到案发现场。还能看清那人穿了一身红衣?”

    说罢,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云璃身上。

    云璃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,支吾半晌才道:“那人身法太快。我也只是看了个大概而已,之前也一直跟大家解释不要怀疑之薇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立即有人认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确实一直在为楼之薇辩驳,如果现在来反咬一口,那可是有点狼心狗肺了。

    于是楼之薇非常不负众望的开口了:“公主既然一早就知道凶手是会武功的,为何不早早说出来洗清我的冤屈,而是空口无凭的为我做些无力的辩白呢?”

    云璃一惊,退了半步才道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明一句话就能洗清嫌疑的事,为何要绕那么大个圈子?这不禁让人怀疑,公主是真的想帮我,还是有意想隐瞒什么呢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周围不由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议论声,其中内容,当然是质疑云璃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到了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这个坑本不是她挖的,而是别人专程挖给她,可现在却成了她手里的一大利器,不但好用,还一击必中!

    所以说,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!

    楼之薇都快叉腰仰头大笑了,云璃却白了一张脸。

    她泪眼汪汪的看向卓锦书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没有……书哥哥,我、我是太担心之薇妹妹,才一时忘了说。之薇妹妹,这次是我不好,明明想帮你却忘了这么重要的线索,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?”她焦急的想解释。

    卓锦书哪里舍得她受委屈,命令似的道:“璃儿她也是关心你,不过一时忘了而已,你也别这么斤斤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他下颚微扬,语气高傲,显然是已经习惯了用这种语气跟楼之薇说话。

    在印象中,只要是他说的,她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。

    不问缘由,不管对错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某些既定的齿轮已经渐渐偏离了原先的轨道。

    她已不在那里,他却仍停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楼之薇只是呵呵一笑,道:“瞧殿下说的,我怎么会生气呢,公主这么善良,真是让人欣慰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嘴角扬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看,只要是他说的话,这个女人就会无条件听从。

    “那这件事就算一笔带过了,我们且来聊聊下一件事。从营帐到这里多少有段路程,公主水一样的人,走一步都要晃两下,是怎么能在凶手撤走之前赶到的?莫非……是长了翅膀?”某人眼中露出疑惑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卓锦书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被质问的人却耸耸肩,道:“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。隐瞒凶手会武功这件事,我们就当做是她一时忘了,可公主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为第一目击证人出现在现场的,不会也忘了吧?公主年纪轻轻就这么健忘,老了可是会得阿尔茨海默病的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气结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她嘴里说的病是什么,可只要是从楼之薇嘴里说出来的,就必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道歉了,你为何要还紧咬不放!”

    “殿下这话就不对了,我只是抱着一颗追求真相的正义之心。之前你们不都是口口声声要一个交代吗,为何现在越来越接近真相,反而一个个三缄其口了?或者说,这所谓的‘真相’并不是你们想要的那一个?”

    “楼之薇我警告你,休要在这里搬弄是非、含血喷人!璃儿不过是一时疏忽忘了那凶手身法敏捷,当时情况那么危机,她一个弱女子如何反应的过来?说到底这只是无心之失,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!”

    相反于他的急躁,楼之薇只是懒洋洋的掏了掏耳朵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反正你们家白莲花放个屁都是香的,我说什么都是十恶不赦。”

    这样厚此薄彼、是非不分的人,竟然以后还想要登基称帝,楼之薇真想为西苍的未来默哀三秒钟。

    “你!简直粗鄙!”
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闹了。”卓问天厉声打断了他们的争论。

    见他终于肯开口,楼之薇索性笑盈盈的问:“不知此事,陛下怎么看?”

    卓问天沉默一阵,看向杜青冥,“杜爱卿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被问到的人皱眉想了想,才道:“微臣以为,行凶之人肯定另有其人,还是要将尸首带回墨京府,待仵作验明之后再做论断。”

    能一掌将人的肋骨全数打断,这样的人就算在朝堂里也屈指可数,其真正目的未必是为了一串南珠朱钗。

    卓问天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道:“既然如此,这件事就交给杜爱卿了。楼爱卿,你连夜奔波,想必也没用晚膳吧,朕这就让人摆酒设宴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