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10章 反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清脆的笑声在广袤的夜空下格外清脆,仿佛银铃般悦耳好听。

    可是她说出口的话却让卓锦书脸色越来越难看,每一个笑声都仿佛是一个无形巴掌般狠狠打在他的脸上。一张俊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他铁拳紧握,却说不出半个反驳的字来。

    “公主,请。”亲兵上前。恭敬的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给她的最后的礼遇,如果再不识抬举。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果然云璃的脸在一阵青一阵白之后。还是哆哆嗦嗦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每一步都走得极慢,仿佛脚下有千斤重。

    想她贵为一国公主,现在却要被他国的臣子审问。这不仅是对她身份的轻视,更是对她尊严的践踏!

    可她却无能为力,这才是最让人屈辱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谓弱肉强食。弱者只能向强者低头。而楼震关,就是这西苍的强权!

    “就让奴婢来为公主搜一搜身吧,得罪了。”白虹摩拳擦掌的撸起袖子。

    云璃本就苍白脸色顿时更加难看。她惊惶的向后退了一步。摇头道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公主难道不想配合?”白虹拉长了声音。

    跟着肚子里尽是坏水的楼之薇混了一些时日。单纯的小丫头渐渐也开始有了黑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见云璃不肯配合,她不但没有生气。反而更显兴奋。

    不想配合好啊,不想配合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揍她了。她想削这个假惺惺的公主已经想了很久了呢!

    就在白虹准备动手的时候,一个尖细的声音忽然横了进来,打断了她接下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赵钰带着一行人匆匆走来。看到眼前一片狼藉的盛况,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。

    “定远侯这是提前回京了么,正好陛下正在主帐中,请随我先去见过圣上吧。”他说完,还对杜青冥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杜青冥了然的点点头,就等着楼震关走了之后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哪想却听到他说:“不急,等我把真凶找出来,就带着那贼人一起去拜见陛下!”

    众人悲剧了,楼之薇呵呵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她还没来得及笑,就看到远处一干宫人簇拥着挪了过来,那软轿里坐着的正是德皇卓问天。

    她挑了挑眉,这只老狐狸,总算是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要是再不出来,她那吉祥物老爹就要把猎场掘个底朝天了。

    众人见卓问天来了,纷纷拜倒在地,齐声道:“参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免礼平身。”他冲众人挥了挥手,转头看向楼震关道,“楼爱卿回来了,边关一切可好?”

    楼震关虽然对旁人嚣张,但对卓问天还是十分恭敬的。

    听到卓问天问话,单膝跪地,抱拳道:“吾皇英明神武,那北牧已被我西苍铁甲击退二十里,个个儿丢盔卸甲,仓皇逃窜,不敢再犯!”

    卓问天脸色本不是很好,听到他这话,顿时大笑起来,连说了数十个好字。

    “楼爱卿连夜奔波,定受了不少风尘,快让朕摆酒设宴,为你接风洗尘!”

    楼震关推却道:“谢主隆恩!只是设宴之事恐怕要改日再谈。今日有人污蔑小女杀人劫财,实在可恶,微臣定要协助杜大人揪出真凶,好还爱女一个清白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杜青冥喃喃说了句“什么协助,添乱还差不多”,不过却被楼震关一眼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卓问天闻言看了眼被楼家亲兵包围的云璃,心中非常不耐。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明白,为什么凡事跟楼之薇扯得上关系的事情,就一定也能和这位东溪公主有个三三两两的牵扯。

    照这么下去,卓锦书要娶进门只怕不是个贤妻,而是个灾星!

    纵使他心中对云璃的印象已经越来越差,却不能无视儿子一次又一次的眼神求救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才问道:“只是不知道这云璃公主是犯了什么错,为何要一起被押起来?她好歹是邻国长公主,就算真犯了什么错,也不能当众审问才是。”

    楼震关点点头,认同道:“陛下所言甚是,微臣也没想把她怎么样,只是她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,自然嫌疑最大,如今只是想让协助调查,并不是要将她押解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可有什么线索了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我们从尸体手中找到一块红绸,怀疑是凶手身上的,现在定远侯正在让人搜查所有身上带红绸的人。”回答的人是杜青冥。

    虽然不赞同楼震关的做法,但他是墨京府的判官,是非对错本来就该公正论断。

    当初拿下楼之薇本是权宜之计,现在被搅合成了这样,若不赶紧拿出来一个交代,只怕哪边都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保持缄默的楼之薇忽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明察,之薇正好对这个案子有一些小小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之前形势混乱,敌暗我明,对她很不利。

    可如今卓问天在,吉祥物爹在,楼家的亲卫在,再加上铁面无私的杜青冥,每一方相互牵制又互不同流。任那暗处的魑魅魍魉再有多少能耐,也不可能在这么多双眼睛下搞出花样来。

    刚刚受的那些鸟气,现在大可来慢慢算!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要找凶手并不困难,只是事发匆忙,大家都急着找真凶,却忽略了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有头绪?”卓问天神色异样,似乎有些不相信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被称为“草包”的楼之薇居然要断案子,若不是亲眼所见,只怕好多人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点点头,道:“既然能从尸体身上找到作为证据的红绸,相信应该还能找出更多的证据。既然如此,我们为什么不问问被害人,究竟是谁害了她呢?”

    说完,指了指地上的婢女。

    杜青冥皱眉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次随行的人员中并没有仵作。”

    因为死的是个婢女,太医们都不愿意出手,所以当时是找了个胆大的侍卫来检查。

    楼之薇淡笑着点点头,问道:“只要是精通医理的,应该都可以吧?”

    说完,眼神飘向了某一处。

    远处的封玉忽然觉得背脊一凉,过了阵终于反应过来,尖声道:“靠,你这个疯女人,刚刚让我靠边站,现在又想起本神医了?我告诉你,没门儿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