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8章 护女狂魔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震关听了冷哼一声,看向卓锦书的眼神及其不善。

    “太子这是嫌我回来早了,坏了你的好事?”

    卓锦书眼神一闪。迅速垂眸道:“定远侯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我若再晚些回来,只怕薇薇都要被你们欺负死!”楼震关虎目圆睁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楼若兰见到自家父亲。也欣喜的上前,“爹。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淡淡点头算是回应。转而翻身下马,拉过楼之薇左右看了好半晌,确定了她毫发无伤之后。脸上的戾气才稍微平复了些。

    楼之薇则是完全懵逼。

    在她的设想里,这位便宜爹应该也是没有多待见她的。

    嫡女大婚当日受了那么大的屈辱,他身为父亲又怎么会丝毫不知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不闻不问。一心在边关玩他的泥巴。既然如此。现在为何又要做出这幅爱女成狂的慈父模样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种铁汉柔情的模样,真的让人很心慌好么!

    万一被他发现了自己是个鸠占鹊巢的假货怎么办?

    现在的楼之薇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又要想办法为自己洗脱嫌疑,又要想办法瞒过楼震关他的亲女儿已经挂掉的事实。两边都要顾。两手都要抓。简直是愁碎了心。

    “薇薇,你怎么不说话。是不是吓着了?”

    见她半天不说话,脸上又是一副懵逼的表情。楼震关还以为是刚刚的阵仗把她吓坏了。

    白虹也跑过来,“大小姐你怎么了,是不是见到大将军回来太惊喜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:这个惊喜确实来得没有一点点防备。我好方……

    可这么装傻充愣毕竟不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果然,见她半天没有反应,楼震关眼中浮现出一丝疑惑,“这是怎么了,几个月不见,好像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楼若兰连忙接口道:“是啊,若兰也觉得姐姐最近好奇怪呢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一紧,直叫糟糕。

    就在她决定破釜沉舟的时候,白虹忽然鼻子一皱,眼眶就红了。

    她啪嗒啪嗒的调了两颗眼泪,才道:“将军有所不知,大小姐数月前受了重伤,撞到了头,以前的好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楼之薇当时从长乐宫被送回来的那个样子,白虹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委屈,现在楼震关在这里,她就噼里啪啦的全给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某人忽然很庆幸自己之前给白虹打过预防针,没想到今天竟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装失忆果然是穿越之一大杀器,一技在手,万事无忧!

    果然楼震关听罢,气得一对眉毛的竖了起来,“重伤?!该死,那个不要命的敢伤你!老子扒了他的皮!”

    楼之薇眼睛转了转,看向了卓锦书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,简直可以说是黑如锅底。

    护女狂魔立马明白了这个眼神的意思,咬着牙道:“太子?太子殿下真是好大的本事!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基本上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咬出来的,每一下,都能让人清楚的听到牙齿相撞的声音,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“爹爹别生气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之薇不是好好的在这儿么。”

    她到不是真的想饶过卓锦书,不过这是她自己的债,一定要亲手讨回来。

    楼震关听到她的话,愣了一瞬,才不可思议的问:“你……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若说之前楼之薇还有些顾虑,那她现在几乎可以说是肆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她特么都失忆了还怕什么,到时候有什么和以前行为不相符的地方,一言不合就装失忆,谁能奈她何?

    于是某个脸皮堪比城墙的家伙脸上浮现出单纯率真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父亲,我叫你爹爹有什么不对么?虽然之前的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,但是之薇还记得爹爹,记得白虹,记得所有对之薇好的人,难道不好么?”

    她说得真诚,没想到竟让面前的铁血战神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他手足无措的想抱住她,却又好像害怕控制不好力道,双手就在半空中动来动去,一时间连该放在哪儿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属下就知道大小姐心里是记着将军的好的。”

    铁骑中一人也走了过来,他看起来不过而立之年,肤色黝黑,挺拔俊俏。

    楼之薇疑惑:“你是?”

    那人走到一半,听到这话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伤害,捂住心口道:“大小姐不记得属下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迟疑,那人脸上立马露出一种万箭穿心的痛苦神色,“大小姐不是说对您好的人都记着么,为何唯独忘了属下?”

    一旁的白虹翻了个白眼,道:“那肯定是因为你对大小姐还不够好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闹了,”楼震关一脸严肃的看向张子冀,“张副将你也别难过,再接再厉,从头再来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实在心情太好,一直只肯叫他“父亲”的宝贝女儿终于肯叫他爹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失忆失得好,最好永远不要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定远侯若是跟叙旧完了,是不是也该配合下官把案子给办了?”杜青冥面无表情的开口。

    他已经给了他们充足的时间叙旧,可是案子还是要办的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楼之薇,作为第一嫌疑人,是肯定要请她往墨京府的大牢里坐一坐。

    可楼震关怎么肯答应。

    “放屁!谁敢动她,先问过我手上的拳头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女儿肯认他这个爹了,某人的爱女之心瞬间爆棚,别说是让人押楼之薇,谁敢上前一步他都能分分钟给拆了。

    杜青冥对他的思维模式简直无语,无奈他是文官,肯定打不过这个四肢发达的莽夫,只能在一旁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妨碍办案!”

    “滚蛋!我女儿手无缚鸡之力,怎么可能是杀人用手,你这文酸秀才查案都不用脑子的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曾经被楼之薇痛扁过的人都机智的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这倒把楼之薇逗乐了,见过护短的,没见过这么护短的。

    这便宜爹实在太可爱了!

    她笑盈盈的拉了拉楼震关袖口,道:“爹爹别担心,杜大人定会明察秋毫,还女儿一个清白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