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6章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呸,什么廉洁公正,铁面无私。我看就是个草包!疯女人你别怕,本神医来为你做主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其他人还没来得及有反应。楼之薇倒先笑了。

    这个娘娘腔,居然连青天都敢骂。真是吃了豹子胆了。

    封玉快速拨开人群走进来。他刚一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,那一袭鹤发童颜的柔美五官就博得了不少名门闺秀们的惊呼。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是病怏怏的贤王,他被人搀扶着走在后头。还没开口就咳嗽个不停,吓得众人赶快端了椅子过来将他供着。

    楼之薇先是看向封玉,无语的挥了挥手。道:“你来凑什么热闹。一边儿凉快去。”

    不是她不识抬举,不懂受着别人的好。只是现在这情况实在是乱得不行,要是封玉再来掺上一脚。那就真要鸡飞狗跳了。

    可是封玉哪里能理解她的一番“良苦用心”。只觉得自己的一张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。顿时跳脚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,本神医专门赶来救你。你居然还敢不识抬举?!”

    “俗话说得好,术业有专攻。这种命案交给杜大人就好。相信他一定能明察秋毫。”

    其实楼之薇心里十分无语,只想求这位祖宗快别闹腾了。

    封玉却上前一步,怒道:“你还指望他?他都认定你有嫌疑了。一看就是个是非不分,黑白不辨的贪官!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正所谓没有神一样的对手,只有猪一样的队友。

    照他这么拉仇恨下去,只怕杜青冥都要把她拉入黑名单了。

    这货到底是来帮她的还是来黑她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抑郁,恨不得冲上去拿袜子堵了封玉的嘴。

    偏偏封玉又向前走了一步,正好站到她身旁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,灵敏的鼻子就闻到一股极淡的药味。

    “什么味道……该死,疯女人你是不是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扭到了脚而已,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听完两人的对话,卓锦书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脚受伤了?”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不久之前她龟速挪动的画面,难道那个时候她是伤得不轻,并不是故意要跟他作对?

    一种异样的情绪慢慢窜上心头,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,只觉得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卓锦书神色的看着楼之薇,无奈那人看都没看他一眼,权将他当成了一团空气。倒是身旁的云璃一直看着他,如水的眸子里不知道掩盖着什么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眉骨上搭了个凉棚,悠闲道:“如今天色不早,杜大人若是没有足够的证据,之薇可否先回去歇着了?”

    杜青冥还没来得及答话,云璃就轻轻向前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对了,明早还要启程回京,之薇妹妹受了伤是要早些歇下才是。我那里有些治疗跌打损伤的药,一会儿就让人给妹妹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周围的人感叹云璃多么的温柔善良,一旁的楼若兰忽然咦了一声,声音懵懂的问:“姐姐,你的红棕宝马呢?难道你不是骑马回来的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瞬间意识到蹊跷。

    如果真如她所说,她深入到了一个响箭的声音都听不到的地方,必然离营地很远,既然如此,那脚上有伤的她又是怎么孤身回到营地的?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不可能成立的事件。

    唯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楼之薇在撒谎!

    杜青冥皱眉看着她,“可有解释?”

    “我看这山林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心一软就把它放归自然了。它也是个没良心的,甩下我就飞快跑了,害得本小姐扭伤了脚。”

    纵然已经如此危机,某人还是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杜青冥却不吃这套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?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开始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疑点都指向她,凶手肯定是她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杜大人还犹豫什么,快把她抓起来啊!”

    “一想到身边居然有这么险恶的人,真是让人害怕得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杜大人尽快给个交代,也好让大家安心!”

    越来越多恐慌的声音传来,其中有男有女,却无一例外带着惊恐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几乎已经认定楼之薇就是凶手。

    杜青冥沉吟片刻,也道:“楼大小姐如果还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,只怕要遭一遍牢狱之灾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要押下她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楼若兰却忽然扑到了那具尸体上,不停摸索着,哭道: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是姐姐!一定是哪里搞错了,你们再看看这尸体,说不定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呢?”

    为了证明自家姐姐的清白,她一个千金小姐,竟不惜亲自触碰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不明真相的旁观者不忍道:“别挣扎了,只有你姐姐嫌疑最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快起来吧,这种人不值得你这么维护。”

    “不!不可能……哎呀!”楼若兰还想说什么,却被一个力道提起。

    卓锦书不顾众人惊诧的目光,将那具尸体翻了过来,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尸体的手心处抽出来一块极小的红布。

    死去的婢女一直双手紧握,他们之前验尸验得匆忙,竟差点错过了这么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要不是刚刚楼若兰突然的举动,他差点都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那块红布只有女人一半手掌那么大,卓锦书反复翻看了一阵,才道:“这必定是凶手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不同于所有人的吃惊,楼之薇站在原地,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杜青冥转头看向她,拱手道:“不知楼大小姐可否将身上这身衣服换下,我们好让人来比对?”

    “只要证明这布料不是她身上的,是不是就可以洗清她的嫌疑了?”封玉听罢用手肘撞了撞她,急道,“疯女人,你还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心里是认定了不可能是楼之薇,所以自然也没有想过更多的可能,当下就要鼓动她赶紧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白虹也紧张的拉了拉自家小姐的袖口,好不容易有个洗清嫌疑的机会,当然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可是楼之薇却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或者说,在看到卓锦书从尸体手心抽出那块红布的时候,她就已经明白了。

    今天这件事,环环相扣,根本就是个连环计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