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4章 命案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殿下这不是多此一问么,今天的头筹是金毛紫玉貂,我当然是去狩猎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狩猎?今天参加春猎的人最晚也在一个时辰之前回了营地。请问这多出来的一个时辰。楼大小姐究竟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里极尽疏离,淡漠中又似乎在压抑着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异样并没有被注意到,或者说。楼之薇根本不屑去注意他任何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她懒洋洋的锤了锤肩膀,即使在刀光重影中。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又没具体规定回营的时间。这山林这么大,金毛紫玉貂又只有一条,我多找了一会儿不行么?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。就有侍卫抢白道:“死到临头还胡说八道!一个时辰前太子殿下就猎下了金毛紫玉貂,通知的响箭早就响彻了整个山林,所有人都闻讯回来。你又是为何迟迟不归?”

    响箭?

    楼之薇自然是没听见什么响箭的。她眉头动了动,心里暗暗在七杀头上狠狠记上了一笔。

    这货究竟找了个什么隐蔽的山洞,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信号都没听到。不是坑人么!

    “山林太大。或许是我找得太专注了。没听到什么响箭。”楼之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可能说出自己跟七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侯府嫡女和紫微宫有牵连,这要是传出去了。只会招来无穷祸患。

    卓锦书并没有放过她脸上一闪而逝的异样,厉声道。“看来楼大小姐确实是后狩猎去了,只是不知道这‘狩’的究竟是貂,还是人?”

    “殿下若拿不出真凭实据。还是不要急着下定论的好,不然等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候,只怕要自己打自己的脸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做出一脸苦恼的样子,似乎真的是在为他担忧。

    要是在以往,卓锦书早就被她气得跳脚。

    今日却真的没叫人立刻拿下她,而是似笑非笑的道:“本宫当然知道你的本事。你放心,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,暂且不会把你怎么样。来人,请楼大小姐回营!”

    命令一下,数把长刀齐齐对准楼之薇,与其说是“请”,不如说是要将她压回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扫了一眼周围,不惊不惧的迈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刚走出一步,脚腕上的伤又开始作祟。

    幸好之前七杀的药十分有效,现在脚上痛是痛了些,却不影响行走。

    她走得极慢,卓锦书御马在前,每走一段都要停下来等一阵,脸上渐渐也有了不耐烦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走快些!”侍卫显然是嫌她太磨蹭,抖了抖手上的长刀威胁道。

    楼之薇才懒得理他,保持着自己的龟爬速度始终不动摇,嘴里还十分欠揍的道:“天黑路滑,自然要慢慢走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楼之薇,本宫警告你,别想着耍什么花样,再不快些走,小心本宫将你绑在马上拖走!”

    “哎哟,真可怕,我一个势单力薄的弱女子,可经不起殿下这样折腾呢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的这句威胁确实起到了不小的作用,那个龟爬一样的人终于有了反应——她走得更慢了。

    直接从乌龟退化成了蜗牛。

    不仅能作常人不能作之大死,还能久作不死,这就是楼之薇一贯的行事准则。

    押送的人哪里见过像这样死到临头还这么猖狂的人,统统气结。

    无奈头上顶着命令,没有证据之前谁都不敢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卓锦书看着脸上带笑的楼之薇,忽然驱马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不惊反笑,“怎么,真打算把我绑在马上?”

    对方暗自捏紧了手上马鞭,道:“楼大小姐身子精贵,本宫陪你,慢、慢、走。”

    说罢就真的保持着与楼之薇一样的龟速前行。

    楼之薇走得虽慢,却还是时不时的扯到痛处,但她脸上却丝毫不显,从外面看起来分外惬意释然,就像是故意在跟卓锦书较劲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知道,她背上已经大汗涔涔,等走回营地的时候,内衫早已湿透。

    整整用了半个时辰,卓锦书才将她带回。

    此时营地周围早已点起了火把,熙熙攘攘的人群明显围在一起,还时不时有人在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气氛压抑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还没走近,就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就飞速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!”

    “丫头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”楼之薇迅速避开金刚芭比充满力量的热情拥抱,然后机智的转移的了话题。

    白虹撅了噘嘴,道:“还不是那整天都安分不下来的东溪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云璃?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具体奴婢也不是很清楚,只是听说是她身边的婢女被刺杀了,现在陛下和杜青天正在问话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皱眉。

    春猎时竟出了命案?

    此时卓锦书从马上越了下来,直径走向人群。围观的人见状,立马整整齐齐的让开一条道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客气,跟在他身后就一起挪了进去。

    白虹最先察觉到她的异样,低呼道:“大小姐,你的脚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心疼的想去查看她的伤势,却被她挥手阻止。

    “小伤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受伤了,太子竟还一路让你走回来,简直太过分了!”白虹气愤的瞪着卓锦书的背影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拍了拍她的手,道:“嘘,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咱们先去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一路进去,只见云璃扑倒在中间,肩膀抽动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卓锦书走过去将她扶起来,心疼的为她擦掉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不过是一个婢女,回去本宫再派些给你。”

    云璃摇摇头,断断续续的抽泣道:“璃儿……璃儿一定是个灾星,凡是跟在璃儿身边的婢女最后都不得善终,灵芝是这样,芙蓉也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在一旁听着,觉得灵芝这名字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“是之前在长乐宫殿上被处决的那个。”白虹在她耳边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哦,是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了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那时灵芝身犯重罪,本就死有余辜,怎么能和今天的事情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小白花真是一刻也不忘吹些歪风。

    果然此话一出,就有不少探寻的目光飘了过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