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2章 七杀真容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为什么不用内功呢?传说中内功不是可以让身体发热,然后迅速把衣服烤干么?”对此,楼之薇很疑惑。

    七杀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者说你直接气运一个大周天。‘嘭’的一下身上的衣服瞬间就可以干了?”

    她说完,只见七杀的额角跳了跳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脱!”

    严肃的表情吧楼之薇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她立刻抱住了自己的肩膀。明亮的双眸露出一副受惊小鹿的模样,仿佛自己面对的是个十恶不赦的歹徒。“登徒子!你居然叫我脱!”

    七杀觉得自己还是太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。对上楼之薇这样节操与下限齐飞的,不被气出个内出血都算是有造化的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玩够了,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。一瘸一拐的走到后面把湿衣脱下。

    换衣服的时候,她偶然发现衣服破了一块,上面一片衣角已不知所踪。所幸没什么影响。是以一时间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衣服换好之后,她顿时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,便舒服的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七杀耳朵动了动。转头过来正好看见她黑衣下露出一双白皙修长。在火光下泛着橘色的健康色泽。

    如此秀色可餐。又有几人能忍受得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胸膛微微了两下,随即怒道:“谁让你脱成这样的!你……”

    哪知话才说到一半。就被楼之薇打断,冤屈道:“不是你让我脱的么。还只给衣服不给裤子,我还以为你是故意想看呢。”

    怪我咯?啥都怪我咯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七杀被她噎得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之前刻意伪装出的冷漠疏离,在这一瞬间完全碎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下限……简直就是没有下限!

    他疾步过去。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足以让周遭的空气冰冻三尺。

    急速靠近的危险气氛把楼之薇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七杀是真的被她气糊涂了,当下就口不择言的道:“干、你!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她反应迟钝的开始拼凑这两个字的意思的时候,已经猝不及防的被按倒在了身后的石壁上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只有一层布料的阻隔,却根本挡不住肌肤相贴传来的温度。

    男人身上极淡的药草清香传来,清冽好闻,仿佛是一种极淡的薄荷香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姿势倒是让七杀自己先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还在花样作死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你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,其实心里很黄暴啊。子曾经曰过: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。作为一个正人君子,应该有柳下惠的觉悟,还不赶快给本小姐起开?”

    古人讲男女授受不亲,所以她觉得像七杀这种严肃的闷葫芦也是信这一套的。

    然而这次她错了。

    危险的气息慢慢靠近她的颈窝。

    “柳下惠?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柳下惠。看来不听话的野猫,是应该好好驯养一番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,这好像跟她想象得有些出入?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,就忽然感觉到颈窝处传来一丝钝痛。

    靠,她竟然被咬了!

    楼之薇一口气没上来,也顺着面前的锁骨狠狠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同于对方的轻佻戏弄,她下嘴的时候可是一点没放松力道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七杀吃痛退开,垂眼就看到了留在自己身上的那道红痕,眼底快速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情绪。

    楼之薇丝毫不怕,仰头与他对视,道:“敢轻薄本小姐,那就要付出相应代价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之后,面前的男人不但不恼,反而传出一声极低且愉悦的轻笑。

    那声音魅惑危险,仿佛罂粟盛开。

    “那你曾无数次轻薄的轻薄我,现在可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?”

    他低且沉的声音在她耳边炸开,仿佛每一个字都宣告了无尽的危险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顿时警铃大作,下意识的伸手一摸,才发现刚刚换衣服的时候把短刀放在了一边,现在想那也拿不到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空手应敌的时候,他的动作比她更快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快速点住她身上的几个大穴,不过须臾之间,就叫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又是点穴!你特么就知道仗着这种下三滥的功夫,算什么英雄好汉!”

    楼之薇气炸。

    虽然单挑她也不一定赢得过他,可至少还有机会,被点穴就真的只能任人摆布。

    这才叫真正的大活人都要被尿给憋死!

    殊不知七杀却格外喜欢她这种无可奈何又各种叫嚣的模样,倔强又没有任何威胁性。

    心情好了些,他也有心思去打趣她,“我何时说过我是英雄?”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放开我,本小姐跟你大战三百个回合!”

    “三百个回合?只怕你身子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中压抑着笑意,仿佛下一刻就要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她调戏别人,现在被人按在墙上反调戏,这滋味真是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楼之薇深吸了两口气,试图让自己纷乱的思绪冷静下来,好思考应对敌人的方法。

    哪知道面前的男人忽然俯身下来,肃杀的眸中仿佛也暗藏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很想知道我的样子?”他的声音带着极致的危险,同时也暗藏着极致的诱惑,“那你打算用什么来换?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一下,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他……难道是刚刚脑子进了水?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这货不会是想让她在死之前了却心愿,好安安心心的上路,就是所谓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?

    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脱贫致富,坐拥天下美男,走向人生巅峰,就这么死了她不甘心!

    “等等等等!其实你不用给我看也没有什么关系,我还是比较喜欢挑战自我,咱们来日方长,这个谜团我可以以后慢慢解开。”

    听到楼某人这么明显的求放过的信号,七杀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是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,愉快的声音在咫尺处传来,震荡得人心神一动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而是对接下来的事情付诸实际行动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轻轻取下黑巾,露出真容。

    跳动的火光映在他脸上,将他的五官照映的清清楚楚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