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101章 脱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七杀走了一阵,发现身后并没有人跟上来。

    转过头去一看,发现某人正色眯眯的看着他。嘴角还似有若无的挂着一种诡异的微笑,顿时心生恶寒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咳咳咳……我刚刚只是在想这些杀手究竟是谁派来的,顺便思考了一下人生。”

    七杀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真的不是在偷看你。你千万不要误会。”她满脸认真的发誓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水至清则无鱼。人至贱则无敌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番功力早已达到了大成之境。简直是独孤求败。

    七杀懒得跟她废话,转身就走,楼之薇本来也打算跟上。只是刚一准备站起,脚腕处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。

    扒开袜子一看,那里的皮肤已经红了。要不是有冰凉的湖水镇着。只怕还会肿得更快。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啊!

    她无语的抬眼,却发现那一抹颀长高大的黑影早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么来无影去无踪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所谓的耸耸肩,她也没指望他能像她家丫头一样贴心。毕竟对方是敌是友都还没摸清楚。

    看了看脚上的伤势。决定暂时在水里泡一会儿。顺便好好想一想回去的办法。

    那匹红棕宝马早已经变成了筛子,但以自己现在的状况想要走回去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难道只能在这里等着哪个路过的好心人搭救一把?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准备开始坐等救援的时候。已经消失了许久的七杀再度出现在湖边。

    他看到依旧端坐在原地的楼之薇,眉峰立刻很不爽的拧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。你腿断了吗?难道还要我过去抱你?!”

    他今天的情绪好像十分暴躁,每说一个字仿佛都在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想到他居然会去而复返,认真思考了一下得失之后。决定还是暂时跟他组队。

    不然在这深山老林之中,她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能走得出去。

    她颤颤巍巍的站起来,仿佛一个八旬的老太太,那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走上一步,脚腕上撕裂般的痛就让她头皮一麻。

    看她精致的秀眉深深皱起,七杀察觉到不对,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冲他挥了挥手,逞强道:“我看这湖水尤其清澈,想再多泡泡。你先走,我随后就跟上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岸边那个身影不知怎么就出现在她面前,动作之快,犹如鬼魅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拉下她的袜子,只见那里的皮肤已经高高肿起,他手触碰到到的地方,即使在冰凉的水中也隐隐发烫。

    七杀沉默着抬起眼,死死盯着她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那眼中仿佛有一种风雨欲来的趋势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实在恐怖,楼之薇生怕他一个不高兴真把自己的腿掰折了,连忙摆手道:“壮士冷静!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,构建和谐社会,人人有责。你尽管走在前面,我保证不掉队!”

    哪想这句话刚一说完,整个人都被横抱起来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然后紧贴着的胸膛中传来闷声的跳动,滚烫温度更是让她的大脑陷入了一刹那的死机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……是不是太那什么了一点?

    某人第一次开始思考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抓紧。”无视她脸上的尴尬,七杀冷声命令道。

    某人条件反射的伸手搂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或许是第一次见到张牙舞爪的野猫露出这么顺从的姿态,他眼中的阴云仿佛散了些,抱着她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走上两步,就听到怀里那人道:“你说……我要是现在扯下你的面巾,你的身份是不是就暴露了?”

    七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楼之薇最后还是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某人倔强的觉得,在这种情况下偷袭,好像实在有些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七杀淡淡扫了眼满脸纠结的她,眼角忽然扬起一个极其细微的幅度。

    只是那一瞬太快,等她重新抬起头来的时候,早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人,问:“你为什么非要蒙着脸,真是我认识的人?”

    被问到的人脚下没有停顿,答:“因为我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眼睛好看。”

    她夸人好看的时候总会侧漏出猥琐之气,可是这次的语气却格外认真。

    不过被夸奖的人一点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,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眼神中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眼睛是最会出卖人类情绪的,可是他却能把自己的情绪死死掩藏在那双眸子之下,幽深如寒潭,淡漠如空气。

    七杀一路将她抱到个避风的山洞里,无言的生了火,直接脱了自己的衣服开始烘烤,即不管她,也不多说一句话,仿佛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沉默的闷葫芦。

    楼之薇倒没有觉得有什么顾忌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背影。

    没有外物的遮挡,他身材更直观的暴露在她眼前,完美的肌理线条无可挑剔,火光照耀下麦色的肌肤泛出一层健康的光泽。

    他周身都笼罩着一种生人勿进的决然和冷漠,像是天生的王者,又像是与世隔绝的隐士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那块碍眼的面巾,她一定可以更完美的欣赏这场视觉的盛宴。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开始有一点后悔自己刚刚“君子”的行为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他扒下来再说了,管他什么胜之不武,现在这种上半身都看不完全的感觉才真是让人抓心挠肺。

    七杀显然是知道身后某人正在肆无忌惮的视奸他,不过即使如此,他还是泰然处之的做自己的事情,丝毫没有之前那种她调戏两句就暴跳如雷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都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的行为太过放浪,让他自动生成了抗体的时候,对面那人却忽然转过身来,二话不说将手上的衣服丢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穿上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手上还微微发烫的衣服,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道:“这是……给我的?”

    被问到的人没有回答,反而继续命令道:“把湿衣服脱下来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